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语文教案
  • 数学教案
  • 英语教案
  • 物理教案
  • 化学教案
  • 生物教案
  • 政治教案
  • 历史教案
  • 地理教案
  • 音乐教案
  • 体育教案
  • 科技教案
  •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下句 [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尝]

    分类:英语教案 时间:2019-05-18 02:40:40 本文已影响

      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甲型H1N1流感从美国传到中国至少要三个月,现在只要十几个小时。科技进步,经济全球化,城市化,大型工程建设,拓荒,旅行频繁……这些人类为改善生活质量而进行的努力所带来的负面后果是新型传染病不断出现,传播速度也越来越快。
      新传染病不断涌现,旧传染病卷土重来,这就是眼下人类所面临的残酷现实。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每年世界上有数百万计的生命被感染性疾病夺走。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都是人类自己一手酿成的。
      何以见得?20世纪初的时候,世界上只有16亿人口。今天,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近70亿。到2050年,世界人口预计将超过90亿。这意味着,我们这个星球所面临的资源压力正在成倍地增加。
      为了生存,为了更美好的生活,人类不断开辟新的生活环境,交流越来越频繁,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类与微生物的关系,增加了感染性疾病发生的危险。
      
      全球化
      
      今天的世界俨然已是一个地球村。国际贸易和跨国旅游越来越频繁,为疾病的传播“创造”了便利的条件。人群大规模地从农村迁往城市,增加了感染性疾病爆发的可能性。
      据估计,每天大约有180万航空旅客跨越国界。这足以让一种感染性疾病在几个小时内就传播到世界各地。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的大流行就是例证。六个星期内,甲型H1N1流感蔓延到30个国家,几个月内蔓延到190多个国家和地区。
      游轮旅行同样隐患重重。成千上万的旅客集中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简直就是疾病感染的天堂!这些旅客所在的国家,很可能与轮船停泊的各个口岸有着截然不同的免疫接种规定。
      还有一些喜欢探险的旅游者。随着他/她们不断向新的环境进发,在接触到很多新奇的野生动植物的同时,也可能遭遇很多还没有被人类认识的病原微生物。
      另一个重要的疾病传播途径是各国贸易往来。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每天都有大量装满货物的集装箱从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运往世界各地。以美国为例,大约两成的新鲜蔬菜,五成的新鲜水果和八成以上的鱼类和海鲜都依赖进口。这些食品在收获、储藏、加工、运输的漫长过程中都有可能被污染。被污染的食物很可能会将病原体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
      城市化也是感染性疾病爆发的一个重要因素。历史证明,在拥挤的城市环境中,呼吸道、消化道、脑膜、皮肤等感染性疾病爆发的几率往往更高。低标准的住房,不完善的下水道设施和污水管理系统是蚊子、老鼠等疾病传播媒介的温床。城市低收入人群难以获得医疗服务的状况会进一步加剧疾病的蔓延。
      
      气候变化
      
      世界气候变暖可能改变霍乱、疟疾、登革热和蜱媒病等疾病的传播动力学和地理分布范围。也就是说,这些原来只出现在热带亚热带地区的疾病可能将魔爪伸往本来气温相对较低的地区。
      降水的增加可能提高蚊子、虱类、蜗牛等传播媒介的繁殖力。气温和地面温度的上升改变了强降水和洪涝灾害的强度、频率和持续时间,增加了媒介传播疾病的危险。
      此外,极端天气或气候事件之后,往往伴随着人群的大规模迁徙,例如飓风、龙卷风、火灾、干旱和洪涝灾害等。人群大规模迁徙的结果又是疾病爆发的危险增加。
      
      生态系统紊乱
      
      每当人类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就会破坏当地的生态系统。许多原来寄居在当地野生动植物身上的微生物很可能就会移居到人类身上。这些对当地野生动物没有明显不利的微生物,对人类可能就是有害的。
      埃博拉病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种病毒长期存在于非洲大陆和西太平洋地区的热带雨林里。实验室观察表明,感染埃博拉病毒的蝙蝠不会死亡。人类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死亡率高达50%~90%。
      相邻两个生态系统的边缘或过渡区往往是感染性疾病高发的地区。包括人类居住地的边界,森林与平原的交界处,海岸线,林木线等。
      大型水坝的建设也有可能造成生态环境的剧变,增加媒介传播疾病的发生率。在热带和亚热带国家的某些地区,疟疾和血吸虫病发生率的上升就与大型供水项目的建设有关。
      
      贫穷、迁徙和战争
      
      纵观历史,贫穷、迁徙、战争总是和感染性疾病的爆发密切相关。
      在一些城市郊区拥挤不堪的临时棚户区和贫民窟内,由于洁净水和医疗卫生服务的缺乏,腹泻病广为流行。除此之外,还有艾滋病、疟疾、结核病、呼吸道和肠道感染,以及其他一些被忽视了的疾病,如肠道蠕虫病、南美锥虫病、登革热等。
      人群流离失所也是感染性疾病高发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战争或贫困,越来越多的人被迫离开家园。据估计,到2050年,可能有10亿人流离失所。这些人通常都随身携带他们的牲畜、农作物或宠物。这就增加了与旅行相伴随的病原伪和传播媒介的种类,也增加了感染发生的危险。非洲的艾滋病就是这么流行起来的。
      
      生物恐怖主义
      
      生物恐怖主义是指有意释放病毒、细菌、毒素或其他制剂,引起人、动物或植物发生疾病或者死亡。
      2001年10月,含有炭疽粉末的信件通过美国邮政服务系统在人群中传递,生物恐怖主义首次出现在现实中。这次袭击一共造成了22例感染,其中5人死亡,在人群中造成了很大的恐慌。
      这充分说明,科技发展在给人类带来福音的同时,也埋下了危险的种子。要知道,制造生物武器的技术和设备正是医学、农业和其他领域的前沿工作中所需要采用的技术和设备。
      全球化,气候变化,生态破坏,贫穷、迁徙和战争,生物恐怖主义……这些生存和行为模式的变化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疾病威胁。也许,将来要面对的问题还会更多。但是,有一点我们至少应该清楚:要想减轻这些疾病的危害,我们首先要认识到自身的生存和行为模式的变化会带来诸多疾病的威胁。
      下一篇文章,我们再来探讨,作为个人和集体中的一员,我们究竟能够做些什么,来化解人类与微生物之间的恩怨。

    推荐访问:苦果 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