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原因大全
  • 十万个为什么
  • 方法百科
  • 知识百科
  • 一站到底
  • 最强大脑
  • 命啊!这个女人离过两次婚,还死过一个男人……_

    分类:一站到底 时间:2020-03-13 本文已影响

    命啊!这个女人离过两次婚,还死过一个男人……

      ↖点击蓝字关注老姜大白话↗

      阅世间百态,品百味人生

      文/拾壹

      1

      肖成勇是个二婚男人,长得黑干瘦小,满面沧桑,一看就是让生活操磨出来的人,面相跟实际年龄严重不符。但这并不妨碍梅英跟肖成勇处。

      她没资格挑。就算她年近四十,相貌尚可,有份稳定的工作,样样都在肖成勇之上。但在离婚次数上,梅英却以2比1的绝对性“优势”压倒了肖成勇。她哪还有资格挑!

      没错,梅英离过两次婚。

      梅英命苦。命这东西未必都跟出身家境经济有关,它里面包含了很多根线,有感情线、婚姻线、金钱线、事业线、生命线等等。既然是线,必定会起起落落。就像心脏监测仪上心脏跃动的线,有起伏才有生命,才能说明你还活着。

      但命这东西它也公平,不会让一个人所有线都生机勃勃,注定有一根是衰败的,是光落不起的,是怎么抗争都无济于事的。

      梅英的命就衰败在了婚姻线上。

      梅英头婚时二十六,嫁了个各方面都匹配的男人,生活幸福得蜜里调油。但结婚四年梅英都没能怀孕,做了检查才知道,她子宫先天性发育异常,这辈子都不可能生育。迫于男方父母的压力,两人不得不离婚。梅英的第一段婚姻便以失败告终。

      离婚后的梅英情绪低落,下班总会去一家酒吧小酌,在那里认识了她第二任男人。男人是精英,衣冠楚楚,举止有礼,很快博得了梅英的好感。确认关系后相处了大半年,虽然知道梅英不孕,还是向她求了婚。

      没想到衣冠楚楚背后跟着的,却是道貌岸然。

      梅英是在男人频频向她举起的拳头下挣扎逃脱的,逃离过程的艰难险阻她这辈子都不愿再回想。二婚死于不能承受的家暴。

      之后梅英心灰意冷。她感慨自己命不好,婚姻不顺,再不去轻易相亲,更不敢谈及婚姻。婚姻于她,是森严可怖的城堡,里面是福是祸均未知,更别说涉足尝试。

      直到遇到肖成勇。

      2

      肖成勇个人条件实属一般。四十六,丧偶,长相显老,卡车司机,收入一般,有套六十多平米的老旧房子,还有一个正上高一的闺女肖晶晶。若不是不好拂介绍人的面子,梅英根本不会去赴约。

      但去了也没后悔,因为肖成勇头一次见面的表现就可圈可点。

      两人相互袒露自己的婚史,梅英大方地说自己离过两次婚。根据以往的相亲经验,一说离过两次婚,对方必定先真惊讶后假镇定,然后开始左右盘问。毕竟在这俗世里,离过两次婚的女人是异类。

      但肖成勇却免俗了。他多一句为什么都没问,只哈哈一笑,说你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好,多结一次也正常。梅英不动声色地瞅了瞅肖成勇,又添了一句,我不能生。

      肖成勇挠挠头,我有个闺女。

      不想再要个儿子?

      我家没有皇位要继承。

      梅英盯着肖成勇看半天,然后哈哈地笑。命运曾给她尝过太多的苦,此时却让她嗅到了一丝丝的甜。

      梅英跟肖成勇处了小一年,后两人同居又处了多半年,可期间谁都没提过领证的事。梅英是心有余悸。一个结离两次的女人,第三次必须慎之又慎,她可不想这辈子都在结婚离婚里度过。而且要深切了解一个人的内在秉性,只能靠时间。

      而肖成勇,纯粹是心疼梅英。

      肖成勇知道梅英受过家暴,所以在生活中处处让着她,从不跟她高声说话。如果两人遇事意见相左起急,肖成勇要么闭嘴不作声,要么轻声安抚梅英,等她那个急劲过去了,再讲事实摆道理。总之从不急躁发脾气。

      他也懂梅英不孕的痛。纵是自身问题,作为女人对孩子也有着天然期盼。每次肖成勇看见梅英对别人家孩子流露出来的艳羡跟遗憾,都打心眼里心疼。他开导梅英,有孩子是一种活法,没孩子是另一种活法,怎么活都是活,但前提一定得是为自己而活。

      他还提议,说你要实在想要,等你将来愿意嫁我,咱俩领养一个,跟你姓。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养恩大于生恩,肯定会跟你亲。

      梅英注意到肖成勇说这句话时用的两个词,将来和愿意。没有逼迫强求跟时间限制。言外之意,一切以梅英的意愿为转移。

      梅英调侃肖成勇,将来你都年过半百了,再领养一个谁养活。

      肖成勇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别说半百,就是年过一百,只要我还有口气,你想要我就养。

      梅英乐得前仰后合。

      见梅英笑,肖成勇也跟着笑。笑完又握着她的手认真地说,以后我闺女也是你闺女,就算不领养,你也是有女儿的人。

      3

      不提肖晶晶还好,一提梅英就头大。她跟肖成勇处了一年半都没提过领证,除了想多了解肖成勇,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肖晶晶。

      梅英并不讨厌肖晶晶。一个花季小女孩,谈不上乖巧,但也不叛逆。性子算温和,学习也尚可,平日里住校,不反对也不影响梅英跟肖成勇的生活。哪哪都没问题,但就是跟梅英不热络。

      有种说不上来的冷。平常也见不到,但周末回家就显出来了。

      肖成勇还是挺宠他这个大闺女的,一到周末就七盘子八碗的菜摆桌子上等肖晶晶临幸,生怕这一星期学校的伙食亏了他闺女。梅英也跟着张罗。虽说还没成名义上的后妈,但毕竟跟肖成勇处着,成人之美、投其所好的事还是应该做的。

      可肖晶晶并不领情。在梅英跟肖成勇同居后的第二个周末,她亲自下厨烧了一桌好菜让肖成勇爷俩吃,自己又钻进厨房做甜品的时候,肖晶晶借口学手艺也跟了进去,站在梅英后面突兀地张口,我不反对你跟我爸的事,你不用刻意讨好我。再过两年我就上大学了,到时我自己能勤工俭学,不做你们的累赘。你们能不能好到那时候或者更长久,跟我无关。

      自那以后,肖晶晶周末再回来梅英都找借口躲了出去。小姑娘话都说得这么透了,把跟梅英之间的界限也划那么清楚,梅英要再不知趣,就真枉活三十多年了。

      而眼下肖成勇居然还说,他闺女也是她闺女,梅英不禁在心里叨咕,那么大个通透的闺女,她可无福拥有。

      肖成勇他们厂要送一批货,目的地在三千多公里之外,加上卸货办手续,一来一回要七八天。可再过六天就是梅英的生日,眼见赶不上,肖成勇有些懊恼。

      梅英劝他工作要紧,生日不过也行。

      肖成勇说那哪行,人活一辈子,每个生日都是这辈子的唯一一次,哪有不过的道理。何况,我还给你准备了惊喜。

      梅英捂嘴偷笑。她早就看见肖成勇偷偷往床头柜子里塞礼物,她悄悄看过,是枚很精致的黄金戒指。肖成勇要干啥,梅英心知肚明。

      思忖半天肖成勇呼撸了把脑袋,说我一定在你生日那天赶回来。

      梅英吓一跳,三千多公里你可不能赶着回。安全第一。肖成勇捏捏梅英的脸,放心吧,我还留着命娶你呢。

      结果命根本没给肖成勇这个机会。

      卸完车本该休一晚再返程的肖成勇为了赶时间,连夜往回返,急迫的归家之心促使他把车开得飞快,在一段连续转弯又下坡的盘山路上没把控住方向,直接撞向了右边的山体,现场惨烈,车毁人亡。

      4

      肖成勇的后事并不复杂。人死如灯灭,逝者变白灰,剩下的那都是活人的事。比如研究肖晶晶日后的归属问题。

      肖成勇那面有俩哥一姐,都五十多了。他前妻那面还有个姐姐。几家人从殡仪馆回来就凑在一起讨论肖晶晶日后跟谁生活。

      肖大哥说我都六十五了,还得看俩孙子,有心无力。肖二哥说我家条件不好,怕晶晶过去受罪。前妻姐姐说,我妹都走好几年了,晶晶这孩子跟我也不亲,怕是连她自己都不愿去我家。肖三姐说,我那双胞胎女儿都怀孕了,我怕腾不出精力慢待了晶晶。

      空气突然静默。

      肖大哥又说,这不老四还有这套房呢,我这当大哥的今天在这儿做个主,谁能照顾晶晶,谁日后就有分这房子的资格。

      又是好半天的静默。

      肖二哥说,只要晶晶不嫌弃,去我家。肖三姐白了肖二哥一眼,你自己都得让别人照顾,我看还是去我家。前妻姐姐说,要不咱问问晶晶,孩子愿去哪听孩子的。

      众人便把目光齐刷刷投向窝在沙发里的肖晶晶。

      一直站在肖晶晶身后的梅英顿感如芒刺背。在场的所有人都忽略了她,没人在意她的悲痛,更没人问及她的想法。眼下大家把目光集中在肖晶晶身上,也应该能看到她,却自然而然地全都避开了,仿佛眼见之所及的范围里,梅英都只是个透明到不存在的人。

      也是,梅英虽然跟肖成勇处了近两年,但终究没领证,于情于理于身份都轮不上她跳出来对肖晶晶的归属问题发言,也理所应当被他们家人忽视。

      梅英转身去卧室收拾东西。肖成勇不在了,她这个有名无实的女主人也是时候离开了。

      跟肖成勇同居这么久,梅英始终都坚持小住,从不拿太多东西放在这儿,给自己一个心理上的安全距离,也给自己一条随时可退的后路。

      眼下,这后路倒是用上了。梅英把自己的东西都收在一个小包里,再次环顾这间承载了她跟肖成勇太多小确幸的屋子,很普通,却给过她太多安全感和幸福感,让从来都认为自己命不好的梅英,也感受过被爱被呵护的温暖。

      如今随着肖成勇的离世,梅英又一次觉得自己的命是真苦,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疼惜自己的男人,却终又落得阴阳两相隔。

      梅英抹了把不断涌出的泪,打开床头柜,拿出那枚肖成勇准备用来向她求婚的金戒指。这是肖成勇留给她的唯一念想,她要带走。

      5

      梅英正欲出门,肖晶晶从后面扑了上来,一把抵住半开的门,赤红的双眼冲梅英怒目而视。她质问梅英,要不是为给你过生日,我爸能没命吗?现在我爸死了,你想一走了之?门都没有。

      梅英吓了一跳,肖晶晶的话让她颇为生气,气肖晶晶平时不跟她亲近就算了,现在仍然不尊重她。继而梅英又难过起来。肖晶晶说得有错吗?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过生日,肖成勇又怎么会连夜赶路?说到底,自己都是那个间接致肖成勇丧命的凶手。

      所以她太能理解肖晶晶的心情了。她已经没了妈,如今又因为梅英没了爸,如此深仇当前,又怎能尊重得起来?

      梅英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肖晶晶,冷静地问,你想怎么样?

      肖晶晶抬手指向梅英,一字一句地说,你代替我爸照顾我,供我上学,跟我爸赎罪。

      这话说给梅英,也是说给屋子里的一众亲人。大家面面相觑,不敢再多言。

      梅英留了下来。初时是忐忑的。她以为肖晶晶会横眉冷对,会没事找事,会报复性地哭泣,摔打甚至谩骂,总之会无所不用其及地报复梅英带给她家的毁灭性打击。然而并没有。

      肖晶晶仍然住校,一周回来一次。回时带包换洗衣服,走时拿一周的生活费。她跟梅英还是那么不热络,就是要钱的时候多了个梅姨的称呼,淡淡的,不带任何语气和表情,但梅英已经异常满足。

      梅英曾提议肖晶晶回家住,这样营养调配跟得上,自己也好更全方位地照顾她。但肖晶晶拒绝了,她说还是住校学习起来更方便。

      梅英觉得自己越来越参不透肖晶晶的想法了。当初是她点名要梅英照顾自己向离世的肖成勇赎罪的。如今却一如既往地住校学习,回家度过周末,根本没有多余的要求和刁难,这倒让梅英有些隐隐的不安。

      揣着这份不安,梅英和肖晶晶倒也相安无事地过了两年。期间的寒暑假,肖晶晶多是埋在书本里,或奔波于补习路,除了跟梅英要钱买复习资料,交补习费,一桌吃饭,同屋睡觉,她们再无过多交集。

      久而久之梅英也习惯了,她学会了静默地存在于肖晶晶的生活里,不多发言,不乱参与,只在肖晶晶需要的时候站出来,端饭或者给钱。有时梅英会给肖晶晶添置几件应季的衣服,但更多的时候是给她充足的钱。毕竟她俩没什么感情基础,肖晶晶的需求喜好不是梅英单方面就能揣摩到位的。

      6

      肖晶晶考上心仪的大学,梅英要给她办宴庆祝,她拒绝了。梅英又说要不你约同学出国旅行,我给你付钱。

      这次肖晶晶没说拒绝的话,只是深深地看了梅英一眼,问,新工作还适应吗?

      梅英心里咯噔一下。

      半年前梅英单位精简人员,她所在的部门全员被裁。赖以生存的饭碗忽然不保,让一向骄傲的梅英慌乱无比。要知道原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梅英,此时肩上还担负着一个肖晶晶。而肖晶晶又正值高考冲刺阶段,学习费用大幅增加,营养吃食上也不能掉队,梅英一时急火攻心。

      好在她还有积蓄得以支撑,加之前领导介绍,找了份新工作,虽然待遇不如从前,但好在没影响肖晶晶的学习生活水平。梅英从没跟肖晶晶说过这些,她又如何得知?

      肖晶晶慢慢靠过来,伸出手臂从侧面轻拥着梅英。肖晶晶说,那段时间你舍不得吃穿,好几次我回来都看到冰箱里堆着几袋馒头。每次你给我钱时,都是崭新崭新的钞票,一看就是刚从银行里取出来的。为了我,没少动用你的积蓄吧。

      呵。你这丫头心思还挺细腻。梅英一边笑说,一边把僵硬的身子向另一侧偏了偏。她不太习惯一向冷淡的肖晶晶向她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梅英问肖晶晶,你还知道啥?

      肖晶晶笑。其实她啥都知道。知道她爸喜欢梅英,想娶梅英,知道梅英对她爸好,知道梅英不讨厌她,也知道梅英对于她爸的死心存愧疚。

      肖晶晶不是个不懂理的姑娘,她知道肖成勇的死怪不得梅英。原本她没想情感绑架,但看到一众亲戚把她当包袱左右推脱,后又因为房子百般争夺,肖晶晶就知道这些亲人靠不住。

      而梅英则不同,近两年时间,足以使肖晶晶看清梅英的为人,她知道梅英当初不嫌肖成勇家穷还有她这个拖累,也一定不会为了房子违心地答应照顾她。她已经没了父母,只剩这套老旧房子和那点抚恤金,不足以撑起她对家的全部渴望。所以肖晶晶利用梅英的愧疚心,把她留了下来。

      尤其后来梅英失业,为了养活肖晶晶,她宁愿动用自己的积蓄都没动肖成勇的抚恤金,肖晶晶就更加笃定,梅英是真心爱她爸,也诚心对她好。

      肖晶晶把头抵在梅英的肩膀,悄悄擦掉渗出眼角的泪。然后故作轻快地答梅英,我还知道我考上大学了,以后能勤工俭学,不用你养我了。你呢,也不用再害怕失业了。

      梅英耸了下肩膀,问肖晶晶,为啥不用害怕?失业了我喝西北风去啊。

      肖晶晶紧了紧手臂,让梅英更靠向自己,撒娇般道,喝什么西北风,我养你啊。

      梅英紧绷的肩膀松驰了下来,她在肖晶晶的手臂上感受到了似曾相识的温暖和爱意,像逝去的肖成勇曾给予她的,也像现在的肖晶晶向她释放着的。

      梅英无比感叹,命运曾经对她那么苛待,如今换了个形式,又一股脑地全补给了她。

      原来命运早已在暗中给每份礼物标好了价格,有些是享受在先,有些则是苦尽甘来。

      梅英的身体彻底柔软了,她依着肖晶晶,肖晶晶靠着她,两人一起望向窗外,厚厚的云层里好像有肖成勇的眼睛,对着她俩眨啊眨的。

      从背影望去,这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此时却像极了母女。

      (本文为作者投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文责自负。)

      精选文章直通车:

      1.女人要想幸福,就不能对男人无所图!

      2.“老婆性冷淡又冷暴力,我却舍不得离婚,该怎么办?”

      3.一个北京女人的故事:我曾让老公去照顾坐月子的小三......

      主编简介

      左手抱娃,右手码字的二宝妈。漂在深圳近十年,现在有儿有女有房贷。十多年传统媒体工作经验,曾涉猎金融、服装、法律等多个行业。不矫情能死,但又讨厌一切的装腔作势和道貌岸然。喜欢听故事、讲人生,最擅长用最直白的语言,向你表达婚姻和生活中血淋淋的真相。

      *喜欢这篇欢迎转发分享*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