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论文写作指导
  • 论文格式模板
  • 职称论文
  • 政工论文
  • 管理论文
  • 科技论文
  • 技术论文
  • 学术论文
  • 学科论文
  • 毕业论文
  • 其它论文范文
  • 15条关于乌合之众的经典语句:

    分类:技术论文 时间:2020-04-05 06:14:34 本文已影响

    15条关于乌合之众的经典语句

      ●两个人是一对同伙,三个人是一群乌合之众;
    四个人是两对同伙,五个人是一对同伙和一群乌合之众;
    六个人是两群乌合之众;
    七个人是一群乌合之众和两对同伙;
    八个人要么是四对同伙,要么是两群乌合之众和一对同伙;
    九个人是三群乌合之众;
    十个人要么是五对同伙,要么是两对同伙和两群乌合之众。

      ●什么是乌合之众?乌合之众指的就是那80%的普通人或被统治阶级。既没有发言权,亦没有决定权,更没有操纵控制权。人多势众,浩浩荡荡,却永远不会团结,目光短浅且不会为长久利益而做出暂时的整体调整。面对困难和诱惑,一定会被分化瓦解的那一群人。
    什么是精英?精英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乌合之众本不是乌合之众,都是一个个被逼的。
    在情感的世界,从来不存在出淤泥而不染。

      ●真正的一体是浑然天成的那种自成一体,而聚集和拼凑在一起的东西,大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张方宇《张方宇的腾讯微博》

      ●简直受不了社交网络上的精神污染和造句狂欢。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里指出,当个人意志被群体所绑架,人的个性会被湮没,与此同时,群体的行为也会逐步走向极端化、情绪化及低智商化等特点。进而对社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经历了二战、文革、恐怖主义等泯灭人性的群体疯狂后为何明知群体非理性的危害,却还要往自己亲手挖的坑里跳?那么,问题就来了

      ●乌合之众所在的地方,通常都是乌烟瘴气的。 ----张方宇《香港版单独中的洞见》

      ●我最讨厌像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了,因为谁的号令和消息就见风使舵,你们是墙头草吗,不,是比墙头草还不如的蓑衣虫吗,怕风,躲在囊里度过每一天,对着迎风而立的一条蓑衣虫,时而探出头,时而缩回头去,然而一旦形势不妙就再次藏进囊里,但是你们知道吗,雌蓑衣虫即使长大,因为翅膀退化也无法飞行,就这样走入社会,被剥去外囊,不能逃跑,也不能求救,就这样被踩烂然后完蛋,完全就是你们未来的样子,然后对成不了特别的人物,蝼蚁之辈的自己感到失望,说这不对,不应该是如此,到最后一直在怪别人,你们无一例外,都是能用自己脑袋思考用心感受的,但是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心,你们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吗。

      ●一般来说,一个有着独立思想的人是会在一群乌合之众中保持距离,并缄默冷静的。

      ●聂明玦道:“这女子虽然立场站错了,倒是比她家族里那帮乌合之众要有骨气得多。”金光瑶口上赞道:“是呀。”心中却道:“大哥又来了。骨气是什么,能吃吗。好不容易从家奴之女爬到了门生,因为一时之气就当众脱离家族,多年辛苦一朝付诸流水,何苦来。若是心中不快,咬牙爬到更上层,把今日这群嘲笑过她的人尽数杀了,岂不更解恨?这小美人真傻乎乎的。人若是要讲什么骨气廉耻,注定止步于此。”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我从不把自己的心底深处的情感和想法暴露在社交网络上,我知道,我深知,他们的想法千奇百怪。从未遇到能坦露心迹之人,从未...我更知道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怎样的我。娱乐至死。尼尔是正确的,这个社会的一切都在成为娱乐的附庸,而我亦是如此,我的言语,行为,感想,在你们面前都只需要是娱乐的附庸。你们和我一样,也都自愿或不自愿的变成了娱乐至死的物种。或者按古斯塔夫的说法来说,我们都是“乌合之众”啊。

      ●乌合之众的情绪宣泄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起码不会更坏 因为它在形成的时候 就没有改变

      ●大家共同明白的是开拓未来,创造未来,而不是战略上的防御,战役上的抵制,或是竞争格局的重塑。不是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任何结合都是乌合之众。 ----马云

      ●“乌合之众恰似蚯蚓这种低级动物,把一段身子给切断了,其他部分能没有感觉,仍然能够继续活着。”

      ●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所著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对群体心理特性有深刻的分析。勒庞指出,如果成千上万的个人因为某个偶然事件而产生了心理及情感上的共鸣,足以使他们形成“群体”。群体一旦形成,“群体中的个人便不再是他自己,他变成了一个不受自己意志支配的玩偶。孤立的他可能是个有教养的个人,但在群体中他却变成了野蛮人”,集体的无意识代替个体的有意识,成为群体行为发生时的基本心理状态。这里的“无意识”指缺乏理性,推理能力低下,少有深思熟虑而混沌懵懂。
    勒庞认为,个体一旦进人群体中,群体的意志就占据了统治地位,“从他们成为群体的一分子那刻起,博学者和不学无术者都一样没有了观察能力,个体淹没于群体之中,独立性变成了盲从性。 ----《博客摘抄》

      ●十八路诸侯,哼~乌合之众。 ----华雄《三国杀》

      ●与社会另类为伍,与乌合之众类聚,与奸商佞贾为友。

      ●管理是一种器官,是赋予机构以性命的能动的动态的器官。没有机构(如工商企业),就不会有管理。但是,如果没有管理,那也就只会有一群乌合之众,而不会有一个机构。而机构本身又是社会的一个器官,它之因此存在,只是为了给社会经济和个人带给所需的成果。但是,器官从来都不是由它们做些什么,更不用说由它们怎样做来确定的。它们是由其贡献来确定的。

      ●所谓乌合之众,就是说再聪明的人都有傻逼的潜质。“一旦融入一个群体,你就会传染上他们的动作、习惯以及思维方式,做出一些荒唐可笑但毫不自知的事情。”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只有“守脑如玉”,才不会犯下可怕的“平庸之恶”。

      ●Why are you trying so hard to fit in when you were born to stand out?
    如果你生来就与众不同,何苦非要融入这群乌合之众?

      ●就我们目前的内在而言,我们还没有一个中心,我们的内在是由很多不同甚至相反的部分拼凑而成,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在叫嚣,我们的内在是一个乌合之众。

    我们常常做出一个决定,但很快又后悔了,因为没有一个中心能够做出真正的决定。一个人无法承诺,因为他的内在有很多相互矛盾的东西各自为政。我们有时无法入睡就是因为各种矛盾的思想在头脑里不停地撞击。

      ●当心你身边的群体!

    当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因自省、参照、探索和归谬而更有逻辑更有理性,不会盲目从众、不会狂热崇拜。
    群体是削弱你才智和个性的流水线,身陷其中你会变成一个丧失理性的野蛮人,一个行为常受本能支配的动物,一个不受自己意志主导的玩偶。群体所展现的往往是强大的破坏力,也总被野心家所利用。
    群体从来不渴望什么真理,他们需要的只是能慰藉人性某些弱点的幻觉。
    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总是少数人,且常被群体误解排斥甚至迫害。

    有感于<<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首先是每一个人个性的消失,其次是他们的感情与思想都在关注同一件事。只接受暗示的力量影响,对一切明确的告诫置若罔闻,像一个睡着的人,理性已被抛置脑后,当时间做完其创造性工作之后,便开始了破环的过程。

      ●“不用跟我道歉,”梅长苏冷冷一笑,说出的话就如同带毒的刀子一般,“反正丢脸的是靖王殿下,又不是我。”

    他没有理会自己这句话引发的骚动,两道目光依然寒意森森,从戚猛的脸上转移到了靖王的脸上:“苏某本久慕靖王治军风采,没想到今日一见,实在失望。一群目无君上纲纪的乌合之众,难怪不得陛下青眼。朝着靖王殿下的方向扔飞刀,真是好规矩,可以想象殿下您在部属之间的威仪,还比不上我这个江湖帮主。苏某今天实在开了眼了……告辞!” ----海宴

      ●“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是演讲的天气。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看样子大概有个五分之!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大家应该互相谅解,因此兄弟和大家比不了。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和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你们是笔筒里爬出来的,兄弟我是炮筒里钻出来的,今天到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蓖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象……就象……对了,就象对牛弹琴。” ----《国战1915》

      ●这本120多年前的书,并不符合现在的学术规范,也有些歧视女性的话语。哈哈,女性读者要原谅他。但是这本书好读,精练,文字讲究,更类似于沉思录,有很多结论性的话语,把推理过程略过了,而且勒庞可能认为,不需要推理,事实就是如此,我勒庞对人性的判断不会错,你们这些乌合之众,理解不了塔尖上的大思想家,但你们迟早知道我是对的。 ----连岳《乌合之众这本书》

      ●朋友义气如果不建立在道义上面上其实就是乌合之众,流氓地痞。

      ●这种流言、或者说这种麻烦的事之中,并不一定掺杂着恶意。只是因为好玩啦,大家都有兴趣而已啦,毕竟是那两个焦点中的人物啦。所以不管说什么都没问题——只要这样解释,不管是谁都不会产生疑问,话题也就会随之产生。也不用去判断真伪,只要不负责任地扩散错误的情报就好了。之后即使有人因此而蒙受损失,也只需要用「只是流言而已」一句话就可以将自己的责任洗刷干净。明明在平时都极力地进行着否认,唯有情况不对的时候,他们会一个劲地声称自己只是围观的乌合之众而已。 ----大老师

      ●一群教育的乌合之众,谈什么报效国家,建功立业。

      ●通往地狱的路,从哪个方向走都是畅通的。这帮乌合之众为了减轻重量,将武器弹药、背包行李、武装带、钢盔、皮包,等等,只要能扔的东西,统统扔掉。有人为了化装成老百姓,连军大衣、军服、军帽、军胶鞋也都扔掉,路上、路边、田地里、草丛中,各种各样的军用物资随手可拾。奔跑在昏暗而低沉的苍穹下,丢盔弃甲的残兵败将们,在没有希望的田野上,挣扎着拼命地逃窜着,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求生的本能驱使混乱不堪的队伍不停地向前,支撑着他们的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能跑就不能停下来!”

      ●不好意思,不赞同。
    有什么值得表扬的,因为长得像个好孩子么。
    这件事最让人寒毛竖立的不是家暴,而是部分围观者的拍手叫好。
    因为乌合之众不看事件本身,不在乎发生原因,谁长得更可怜就捧谁。 ----枕书先生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