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文章阅读
  • 散文欣赏
  • 故事大全
  • 随笔
  • 读书笔记
  • 读后感
  • 观后感
  • 课外必读书目
  • 当前位置:派克资源网 > 精美散文 > 读后感 >

    【该死的爱】

    分类:读后感 时间:2020-06-01 本文已影响

    该死的爱

      今天的气温4-15度,努努觉得这个春天似乎冷得特别久,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想。

      看着在窗外徘徊了一夜不愿离去的雨,努努从衣柜里选了一件粉红色的针织毛衣搭配白色的小短裙,再选好一双复古风浅棕色的山羊皮乐福鞋,我要自己制造阳光的暖意和温柔的视觉!努努想。

      她热了2片吐司就着咖啡快速的吃完了早餐,拿上背包和雨伞急忙往车站走去。

      “努努吗? 快上车!”

      一辆黑色皇冠停在努努旁边,车窗摇下,靖羽探头对着她喊道。

      努努迟疑地看着靖羽,靖羽从驾驶室那边侧过身一把打开靠近努努的车门说道:

      “快点上车,雨太大了!”

      努努收好雨伞快速地坐进温暖干爽的车里。

      “吃过早餐了吗?”靖羽看着努努,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柔声的问道,

      “吃过了”,努努一边回答一边看着靖羽勉强微笑了一下。

      随后车厢里陷入沉默,努努安静地听着歌、靖羽专心地开着车。

      1年前努努来公司媒介部报到上班的时候,靖羽已经是文案部总监,他原来是电视台的新闻主播,面容清俊,声音醇厚甘甜、沁人心脾;靖羽跟着公司老板已经在行业内摸爬滚打好些年,公司如今在业内的盛名靖羽功不可没。

      靖羽对公司所有人都亲切有礼毫无架子,因为是写文案做创意的文学青年,他的性格也比较感性随意。

      媒介部和文案部平时的业务交集不多,虽然两个部门的办公室相邻,除了每天上下班时走道里遇到打个招呼,平时鲜少交流。

      努努从同事那听了不少靖羽的事,除了他和老板当年创业的艰辛和传奇,更多的是他的感情故事,先是电视台的主播女友,然后在公司拍广告片时和合作的女模特擦出火花,现在和一个美发沙龙的女老板同居在一起。

      努努看到过靖羽和他现在的女友,他对她非常的温柔爱护,听说他们在一起已经6年了。

      在努努看来,这个靖羽是个经历复杂但很有才气的30多岁老男人。努努希望将来自己不要找这样的男朋友才行,因为爱过太多次的人,是不是情感会变稀薄?努努很怀疑。

      努努和靖羽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是在努努进公司半年后,那一次国家某司的考察团来L市做行业考察,努努所在的公司全国排名20强,所以市里让努努公司协助接待。

      当晚宴请结束后市里安排领导们唱K跳舞,努努和公司同事们到达歌舞厅在一边候场时,媒介部部长告诉在场的所有女同事说等会要大家陪领导们跳跳交谊舞。

      努努那时刚从学校毕业不久,她认为陪人跳舞是她不能接受的事,当媒介部部长严肃的批评努努说“这是工作!”时,靖羽看到努努委屈得快要流泪的脸,他走过来说他需要一个人负责去准备果盘、帮领导们点歌,随后他叫努努去和歌舞厅的工作人员对接一下。

      那天工作结束靖羽的车可以载几个顺路的同事回家,努努才发现他们俩住的小区就在同一个湖的两岸。

      因为从努努的小区停车后需要绕很大一圈才能回到靖羽的小区,所以靖羽先把车停回自己的小区这一边然后走路送努努到湖的另一边。他说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走路不安全。

      回去的路上,靖羽告诉努努,人出来工作后有时会需要做些自己不喜欢的事,但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不伤天害理,自己都要学会去适应它,这也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那晚之后,努努对靖羽感觉亲近了不少,努努觉得他有点像哥哥。之后公司若加班靖羽都会用车捎带送努努回家。

      努努和靖羽聊天的内容越来越广,靖羽除了教她在工作中为人处世的技巧,也会给她的工作提供建议。努努在内心上越来越依赖他,有他在一旁努努觉得自己做起事来更有自信。

      那时靖羽看努努,只觉得作为公司前辈照顾、引导一下这个刚出校门的小丫头。不过他们俩人似乎特别投缘,也许像某些书上说的每个人会自带某种频率的磁场,遇到同频的会感觉舒适、互相吸引。

      每次看到努努,靖羽都会萌生出想要保护她的心情,他很喜欢和她聊天,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似乎在生活中没有烦恼,总是笑得像水晶那样晶莹剔透,让他感到轻松。

      2年后冰雪聪明的努努已经成长为媒介部的业务骨干,在外应酬时,酒量好的努努还会为靖羽挡酒,他们俩的关系已经升级为公司同事都知道的大哥和小妹的关系。

      去年秋天公司组织3天2夜的秋游,秋老虎的天气,第一天天气还很热,行政部安排大家玩橡皮筏漂流,努努和靖羽被安排在同一条橡皮筏上,在漂流快要结束进入最后一段平稳河道时,努努这艘船遭到前一艘船的同事“伏击”,潜伏在水下的几个同事一举掀翻了努努他们的船。

      努努水性不是很好,穿在身上的救生衣也不知怎么在翻船的慌乱中脱落了,靖羽一把将努努拉到身边、环抱着她让她保持平衡并把她扶出水面,努努像抓住了游泳圈一样紧紧的用双手抱着靖羽的脖子、身体完全投入靖羽的怀抱。

      努努和靖羽虽然同事几年,但是一直保持纯洁的革命友谊,平时完全没有肢体接触。当穿着湿漉漉泳衣的努努突然用力抱着靖羽,靖羽觉得身体发僵呼吸不顺畅,他意识到努努已经不是小丫头了。

      努努回过神赶紧松开靖羽,红着脸走到一边,边笑边骂那几个捣鬼的同事,想到靖羽刚才救她的举动,她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敲破发芽了。

      接下来的2天,努努控制不住的想离靖羽近些,游戏的时候她会跑到他的那一组,吃饭的时候她要坐在他一桌,她的眼神被黏在了靖羽身上,靖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尽量回避和努努的对视。

      回公司后,虽然日子从秋天到了冬天,又从冬天来到了春天,努努却觉得自己被留在了冬天;靖羽很少再捎带努努回家,他们在一起散步的日子也变成回忆。

      努努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瘦了一圈,她能感觉到她和靖羽之间似乎多了一堵无形的墙,她在靖羽面前变得极不自然。

      “后天我带队去C市参加行业展,你们部门派你跟我们去你知道了吗?”靖羽问道

      “嗯”努努应道。

      “今天你记得把媒体计划和你们部长再过一遍,一定要细化到执行的每个环节。”

      “知道了”,努努答道,心里觉得有些开心,羽哥还是关心我的,努努想到。

      C市行业展3天后圆满结束,场馆撤完展后靖羽给大家放假半天自由活动、提醒大家第二天一早的飞机不要玩过头。

      努努回到酒店忍不住给靖羽发了微信,问他傍晚是否可以陪她去看维江夜景,半晌,他回复说好。

      靖羽带着努努去江边吃了她爱吃的大肉——德国香肠和猪手,努努点了一大杯生啤。吃完饭走在江边,微风拨弄着努努的长发和衣裙,她和靖羽并排站在围栏边看着滚滚而去的维江,努努转头看着靖羽,她要借着酒劲将内心翻飞的心事一吐为快,

      “我喜欢你!”努努说道,她因为这汹涌的情绪眼里涌出泪花,

      靖羽看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知道”,

      努努的眼里像被拧开了消防水龙,泪水不停地流淌,身体因为这委屈的哭泣而颤动,靖羽轻轻的用一边手揽住了她的肩膀、然后用手掌把努努的头往自己的肩上靠,他轻轻抚摸着努努的头发,一边安静的陪着努努。

      等努努把这憋了几个月的心情都哭出来、慢慢平静下来后,靖羽说

      “知道我为什么要疏远你吗?”

      “不知道!” 努努生气地答道,

      “因为你是我想要珍惜的妹妹,我不想犯错误”靖羽说,

      努努犹带泪痕的看着靖羽,没有说话。

      “努努,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孩,能被你喜欢大哥觉得很荣幸。但是你知道吗,喜欢一个人很容易,但是两个人相守却不易。若是再早几年,大哥也一定会喜欢你,只不过和我女朋友在一起这些年,我学会了感情里除了爱还有责任和担当,人这一辈子也许会喜欢上很多人,但是,最适合你的也许只有

    该死的爱

    一个。大哥已经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人。”靖羽正视着努努认真的说到。

      见努努没有说话,靖羽继续说

      “过去是大哥做得不好,不该和你单独走得太近,你应该拓展一下你的社交圈,见的人多了,回头再看大哥也不过如此”。

      回到L市后,努努试着想放下这段感情,但是无论她如何努力,她都无法摆脱靖羽这个发光体,她的眼里看不到其他人。她明知道爱上别人的男人是不对的,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见到他、想念他。

      努努觉得再这样下去无论是工作还是个人生活都会越来越糟糕,春节回到故乡,看着父母脸上突然爬上的皱纹、撒上了暮雪的青丝,努努写下了辞职信。

      只有打碎才能重生!这该死的爱虽然痛苦,但是谁能否认失恋是让人成长的助推器呢?那些哭过的长夜、流过的眼泪,让自己从此拥有谈人生、谈爱的资格。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