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原因大全
  • 十万个为什么
  • 方法百科
  • 知识百科
  • 一站到底
  • 最强大脑
  • 【没有婆婆的婆家,更凶猛。】

    分类:一站到底 时间:2019-12-21 本文已影响

    没有婆婆的婆家,更凶猛。

      原创插画|喵喵夏

      《蔓蔓其华》第22章

      今天的短篇在第三条哦(退回一开始打开文章的地方,第三个标题),同时推荐几篇之前的短篇,一定有你没看过的:

      闺蜜离婚后,我老公兴奋异常

      抢我老公的闺蜜,惨烈收场。

      穷婆家说:你那么美,定是图我家钱!

      报复外遇老公的三种选择

      连载前情回顾

      (上下滑动点击标题阅读)

      第一章:凤凰女:我是这样抢走白富美准男友的!

      第二章:绿茶献身挤进富婆家后,傻眼了。

      第三章:“婆婆46岁还有脸怀二胎,看我的手段!”

      第四章:班级群里,闺蜜和我未婚夫发喜帖。

      第五章:新婚燕尔,老公离奇车祸。

      第六章:绿茶挺孕肚示威,崔太太要开战了。

      第七章:婆婆喜迎怀孕绿茶进门,和我同住生孩子。

      第八章:怀孕绿茶在我家充女主,婆婆小心伺候。

      第九章:儿媳妇进门后,恩爱公婆反目。

      第十章:老公的情妇,生完孩子就闹自杀。

      第十一章:老公的私生子,主动找我坦白身世。

      第十二章:富婆婆收拾渣老公的手段,震惊我了。

      第十三章:外遇老公死在我手里。

      第十四章:私生子的生日,藏着巨大秘密。

      第十五章:老公的真实身份,被我妈揭穿了。

      第十六章:老公情妇把自己儿子,换给我养了20多年!

      第十七章:绿茶祸从口出,反助我一臂之力。

      第十八章:绿茶怀着我老公的孩,让我摸摸长的好不好。

      第十九章:抓住绿茶的把柄。

      第二十章:从天而降的阴谋—蔓蔓其华(20)

      第二十一章:和亲妈的第1次见面,在监狱。

      我刚提到这个话题,崔茂华就打断了我的话,他急切地说:“小蔓,我也是为这件事来找你的,我想亲自为她辩护……”

      我怔了会儿,微微皱眉:“可是,你是个医生……我觉得,还是找个专业的律师比较好!”

      他摇摇头,对我娓娓道来:“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到目前为止,这个案子给我的感觉,是精心策划,黑幕重重……如果找律师,我们不一定能找到百分之百信任的,而且,不知道对手是谁,万一再被人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专业律师,但案子涉及到很多医药方面的知识,这个我在行……而且,未来法庭上的兵戎相见并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要在这之前,找到疑点!”

      “还有,”他的目光中闪烁着一种说不出的心疼和沉痛,“她是我的母亲,分离二十多年,至今还没有相认……而现阶段,只有辩护人,才有资格见她,我想见她……我有很多话要对她说!”

      (接上集)

      01

      我看着崔茂华,他的眼睛里包含了太多的内容,焦虑、痛楚、心疼、殷切……

      一直被打上没有妈妈的标签,形同孤儿的他,对母爱,应该是无比渴望的吧。

      而现在,亲生母亲身陷囹圄后,才得知自己的身世,他肯定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秦姨,让她知道他的存在;同时,也诉一诉骨肉离散二十多载,自己遭受的颠沛流离和凄苦无依。

      从小生活在幸福家庭的我,即使无法完全感同身受,但依然有一股热浪冲进我的眼眶,让我的声音,情不自禁带出几分哽咽。

      我拼命地压抑着内心的波澜起伏,郑重其事地说:“好的,我同意,我同意你去见秦姨……至于最终是否让你做辩护人,还得看秦姨的意见,她有权力选择自己的辩护人!”

      他感激地冲我笑笑:“放心,我会……全力以赴!”

      02

      我们俩往公司的停车场走,崔茂华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有些为难地问我:“小蔓,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谈,了解一些情况!”

      我点点头:“当然可以……不过,去哪儿谈呢?”

      我环视四周,像个惊弓之鸟般,觉得哪儿都不够安全:别墅,有聂芬,不行;办公室,宋晓慧说不定还没走,不行;医院,人来人往纷繁嘈杂,不行;茶馆、咖啡厅,保证不了隔墙有耳,不行……

      崔茂华看着我一脸纠结的样子,皱着眉凝神思索,突然眼睛一亮:“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去我公寓吧……你之前去过那个小区,就在医院旁边,不远,也清静!”

      我有些不好意思,之前跟踪他的时候,我确实去过,还知道他住八楼。

      不过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提议,我正好可以去医院找我妈一趟,把秦姨的事告诉她。

      03

      半个小时后,我和崔茂华从我妈的办公室出来,径直去了他的公寓。

      三房两厅的房子,家具什么的应该都是医院统一配好的。黑白灰的风格,简洁素雅。

      房间里所有的物品都摆放有序,一丝不苟,一尘不染。

      很难想象一个单身男人住的地方,居然收拾得这么整洁。

      崔茂华端了两杯茶过来,看我一直站着,似乎看出我的惊诧,笑着说:“做……医生的职业病再加上我的强迫症,对脏乱零容忍!”

      我在沙发上坐下来,握着一杯菊花茶。客厅的灯光是暖洋洋的橘黄色,我似乎很久都没有这种很家常的体会了。

      我迷茫地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从一年多以前的那个春天,秦姨和崔新宇去学校看我讲起。

      讲着讲着,连我自己都有些恍惚,事情的开端,仅仅是一个虚荣漂亮的女孩,对豪门之地的贪恋,居然能引发出这么多波谲云诡的事端?

      04

      崔茂华坐在我对面,始终静静地、专注地听着,一言不发。

      我缓缓地说:“剩下的事你都知道了!”

      讲到这里戛然而止,我讲得很客观,却有所隐瞒,没有把一切都和盘而出。

      我故意略去昨天晚上的发现和推断以及聂芬的异常,想先看看崔茂华的反应,看看他有没有不一样的意见。

      手里的茶水早已冷却,我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崔茂华如梦初醒般,站起来,给我换了杯热茶。

      灯光下,他的神色有些动容,唏嘘道:“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还这么复杂,也是难为你了,卷进来……”

      05

      我叹了口气,没再说话,房间里静悄悄的,我还沉浸在往事里。

      过了好大一会儿,崔茂华缓缓开口道:“我认真想了,暂时有一个疑点和两个疑问。聂芬刚好在新宇车祸后上门公布怀孕消息,怎么会这么巧?还有,他……我爸那天晚上是几点离开家的?再有就是凌晨五点,他们俩在公司碰面后,在办公室的二十分钟,发生了什么事?这很关键!”

      我赞许地看他一眼:“你分析得很对,崔叔确实不是凌晨两点出门的,而是零点前就离开家……”

      他突然很兴奋:“那还等什么?查他这中间去了哪儿?和谁见面了……行车记录仪……他不是开车出去的吗?车上装行车记录仪了吗?”

      我摇摇头:“那天他的车送到4S店保养了,开的是一辆旧车,没有行车记录仪……”

      崔茂华皱起了眉,不知道是自我安慰还是想宽我的心,语气平和地说:“没关系,零点前离开家,中间的两个小时,是我们接下来努力的方向,一定要找到他的行踪……”

      06

      一番商量和筹谋,我看看表,已经十点四十分了。

      起身告辞,崔茂华坚持要送我。路上,他有些犹豫地跟我说:“小蔓,你多留意下聂芬的举动,我觉得她很不正常……当然,你自己也多注意安全!”

      我迟疑了一下,暂时按捺住告诉他聂芬给人打电话的事。

      回去后,整栋别墅一片静寂,聂芬今天居然没出来找茬,而小菊也已经睡了,客厅里还为我留着一盏小灯。

      上楼的时候,我特意留意时间,十一点二十一分,路过聂芬的房间,我放轻脚步,侧耳细听,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动静。

      看来,原本例行的电话沟通,取消了。

      要想再从她身上发现点儿什么,还要另想办法。

      07

      崔茂华和秦姨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光明分局的看守所,以辩护人的身份。

      秋天的午后,阳光惨淡稀薄,我陪同他走到看守所那扇电动大铁门前。然后站定,看着他独自上前,和门岗的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办理交涉。

      很快,他回头冲我挥挥手,被人领着走进那扇缓缓打开的门里,走上那条长长的甬道。

      我没有离开,目不转睛地盯着崔茂华的背影,目光仿佛插上翅膀,随他一起,投向囹圄之中的秦姨,这个从小像妈妈一般疼爱我的女人。

      想到半生纵横商场的她,如今被人栽赃陷害,沦为阶下囚,我的心就揪着疼。

      在崔茂华见秦姨之前,我们也提前做好了准备,他随身带着的,有我和我妈的亲笔信。

      信上详细讲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起换婴事件,也记录了我们去找孙燕交涉时的过程。

      我和我妈作为秦姨最信任的人,能让她消除疑虑,相信这件看上去太过荒唐的事。

      08

      那个下午,我一直坐在看守所对面的长凳上,看着秋风乍起,看着夕阳落下。

      一直到黄昏时分,那扇门再次轰然打开,崔茂华孤独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

      他脚步凝滞,眼圈红红的,看得出来,肯定在里面哭过了。

      我迎上去,提心吊胆地问:“你们……相认了吗?”

      他点点头,侧过脸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当崔茂华出现在秦姨面前时,郑重其事地说:“我是崔茂华,受你的家人委托,担任你的辩护人,你有异议吗?”

      秦姨很是恼火:“怎么是你?我当然不同意……小蔓是不是傻了?找你来给我辩护!”

      崔茂华看着她,没说话,而是缓缓地把那封信递了出去。

      据说秦姨看完信,足足有两分钟,都不知所措地盯着崔茂华,满脸惊愕。

      直到崔茂华肯定地点点头,泪光闪闪:“是姚医生和小蔓亲自去证实的,孙燕也亲口承认了……您要是还不放心的话,将来我们俩可以做个亲子鉴定!”

      秦姨听完他的话,立刻热泪滚滚,她用那双带着手铐的手,紧紧地堵住嘴,竭力抑制着即将喷涌而出的嚎啕。

      她微微颤抖,好半天才凄厉地喊了一声:“天哪,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09

      单是想象那个场面,就让我感慨不已激动万分。

      那天,我围着崔茂华,问了很多问题:秦姨瘦了吗?精神怎么样?她都说了什么?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崔茂华很耐心地回答着我的问题:秦姨瘦了不少,有些憔悴,不过相比他刚去时表现出的灰心,知道他是她的亲生儿子后,振奋了不少。她明确表示自己是被冤枉的,让我们俩一定要替她伸冤。

      说着说着,崔茂华停下来,带着几分为难地看着我:“小蔓,我妈……让我也搬到别墅去,说怕聂芬出什么幺蛾子……她说虽然现在知道新宇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但也是她从小养大的,早就是亲生的了……怎么着也得看着聂芬,让她把新宇的孩子生下来……可是我觉得挺不方便的,你们三个女孩子!”

      我怔了会儿,秦姨这样安排用意何在?但还是笑笑说:“你的身份既然已经明确,崔家自然就是你的家,秦姨让你搬过来,也是合情合理的……我今天回去让小菊把房间收拾出来!”

      接下来,我看到他郑重其事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我说:“还有这个……她在里面写的,我特意找了看守所的领导,经过允许后才带出来的。”

      我接过来,发现是秦姨手拟的一份人事任命,纸张很简陋,写得也很简单,但仍然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秦姨的笔迹:

      即日起,由崔茂华暂任崔氏集团的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的一切事宜。

      ——秦娟

      10

      我心里猛地一松,秦姨出事后,公司人心涣散,缺少一个主事的人。

      我虽然名义上算是崔家的儿媳妇,但员工们都心知肚明,知道新宇已经去世了,我不过顶个崔家儿媳妇的名分而已。

      秦姨在,他们碍于面子还能尊我几分。眼下的境况,长此以往肯定服不了众。

      而崔茂华就不一样了,现在他既已经和秦姨相认,就是名正言顺的崔氏少主,由他来拨乱反正发号施令,想必没人敢有什么异议。

      我欣喜地说:“秦姨这个任命太及时了,你最好明天就能上班!”

      他一脸为难:“她不由分说就写了这个,可我肯定不行啊,我是个医生,我不能把我的病人扔下不管吧……”

      我低下头沉思了会儿,宽慰他道:“其实你在崔氏集团并不需要做太多,眼下你还以你的本职工作为重,只需要在公司出现,明确你的身份,把中高层领导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看到即使没有崔叔和秦姨,崔氏也后继有人,人心稳了,其余的工作,自然会正常推进!”

      他点点头,一脸郑重地说:“但愿不会辜负她……她特别担心公司……”

      是啊,崔氏凝聚着秦姨二十多年的心血,她怎么会不担心呢!

      11

      和崔茂华分别后,我直接回到别墅。

      聂芬在客厅里悠闲地看电视,我没理她,走到厨房,小声吩咐小菊把一楼的一间大卧室收拾出来。

      看着小菊大张旗鼓的样子立刻吸引了聂芬。她丢下遥控器,乜斜着眼,抿嘴笑道:“呦,小蔓,你这是……要迎新人了吗?速度够快啊,装什么装?直接跟你住一间呗,别折腾小菊了!”

      我厌恶地看着她,真想撕烂她那张嘴:“崔茂华和秦姨已经相认了,这是他的家,是秦姨让他搬回来住的,你说话放干净点儿!”

      她怔了好大一会儿,脸上浮现出很轻蔑的表情:“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我回过头,尽量和颜悦色:“今天崔茂华去见秦姨了,秦姨表示,她跟你以前商定的协议不变,你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她承诺的都会兑现!”

      她冷哼一声,转身上楼了,没走几步,我听见她小声地、阴阴地说:“蹦跶不了几天了……”

      ·第22章完·

      今天写完,想标题想得我快秃头,最后借用一下《袭月记》的标题了,发现也是可以的。婆婆不在家,家里暗藏杀机。

      网上看到这个小视频,我简直要为陆依萍鼓掌?——《陆依萍教你大战PUA渣男》

      最后,方便的宝宝,请动动你的小手指,给左左点个在看呀。在看能增加公众号的权重,在遭到恶意投诉的时候,能抵抗更多的风险,希望我能陪你们很久很久❤️

      往期故事

      闺蜜离婚后,我老公兴奋异常

      抢我老公的闺蜜,惨烈收场。

      穷婆家说:你那么美,定是图我家钱!

      报复外遇老公的三种选择

      点亮在看,让左左知道你们都在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