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心得体会
  • 办公文秘
  • 报告总结
  • 致辞讲话
  • 条据书信
  • 合同范本
  • 宣传用语
  • 导游词大全
  • 党团范文
  • 毕业大全
  • 个人写作
  • 其他范文
  • 武汉孤儿院孤儿照片【走进武汉“孤儿代养村”】

    分类:合同范本 时间:2019-04-02 本文已影响

      孤儿是社会之痛:一些孩子刚出生,便遭到遗弃;一些孩子还不记事,就失去了父母……为让孤儿们健康成长,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武汉市儿童福利院逐步探索推出新办法――把孤儿寄养在有爱心的普通居民家中。这种办法催生出一批专门代养孤残婴儿的“爱心妈妈”,也形成了一些颇具规模的代养村。
      
      22个孤儿的妈妈
      
      每天吃过饭,汉阳区汉沙社区52岁的张翠红,都会推起摇篮车,带着3岁半的武胜英和不满2岁的武凌婉,在社区里转转。
      两个孩子,一个是先天愚型,一个是右耳缺陷――他们都是武汉市儿童福利院寄养在张翠红家的孤残儿童。
      像张翠红这样的“爱心妈妈”,汉沙社区有四五十位。倏忽9年过去,她们默默地代养了400多名从福利院里领回来的孤残儿童。她们中,最多的代养过20多个孩子,最少的也代养过六七个。
      汉沙社区戈一村的周金香,自己的孩子已读高三。但从1996年开始,她接连代养了22名孤残儿童。
      “我喜欢伢,也同情这些伢,希望他们能得到亲情的温暖。”周金香说,每一个孤残儿都让她感到震撼。8年来,她带过唇腭裂(俗称豁嘴)的孩子,带过肢体残疾的孩子,也带过脑瘫、脑积水的孩子……
      领回,送走,再领新的孩子。虽然周金香带每个孤残儿的时间都不长,但在她眼里,每个孩子都是心肝宝贝,容不得半点马虎。早晚帮孩子按摩,白天训练孩子说话,教他们走路,成了周金香的必修课。
      “我带过的孩子都叫我妈妈,他们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离开他们我就像掉了魂。”周金香说。
      
      10年,2000孤儿被代养
      
      汉沙社区是武汉市儿童福利院最早的一个集中代养点。除了汉沙社区外,武汉市还有两个“孤儿代养村”:武昌的涂家沟社区和小东门社区。
      我们常说的“代养”,站在儿童福利院的角度,叫“寄养”。武汉市儿童福利院寄养办公室负责人汪凤侠介绍:1995年,为让福利院里的孤儿们感受家的温暖,他们推出了“爱心家庭活动”,每逢周末,“爱心妈妈”便把孩子们带回家。随后,此活动逐渐向家庭寄养延伸,2000年12月9日,家庭寄养制度正式启动。
      经过长时间探索,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制度。即:代养者申请→福利院家访审查→体检、培训→试寄养→签合同正式寄养。不到10年,武汉市儿童福利院已有2000余名孤儿走进普通家庭。
      每月10日、11日、12日,是儿童福利院最热闹的日子。孩子们在“爱心妈妈”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地赶回来体检。“被送到武汉市儿童福利院的孩子,凡是不知姓名的,福利院都给他们取名姓武。因此当大家碰到一起时,那感觉真像一大家子。”一位“爱心妈妈”告诉记者,福利院每月都会支付她们少量的生活费和劳务费,并为孩子们定期体检。
      “其实,她们付出的爱心无法用金钱衡量。”武汉市儿童福利院院长李剑华说。由于经费紧张,院里给“爱心妈妈”们的报酬太少。尽管如此,目前福利院的570多个孩子,仍有260多个寄养在家庭。
      
      一栋楼的变化
      
      在武昌涂家沟社区3排4栋5门,从1楼到6楼,每层楼都有代养孤儿的。
      这里是武船金属结构厂宿舍,大多数家里的妇女都是厂里的下岗职工。36岁的居民任东梅介绍,以前大家虽然同住一栋楼,但来往并不多,即使来往,也大多是搓搓麻将、打打牌,有时还因此引发扯皮。“大家各忙各的事,邻居不像邻居,楼上的不认得楼下的,好像隔了道墙似的。”
      
      是孤儿改变了这里的一切
      
      2002年6月和7月,家住5门2楼的毛金翠先后从福利院领回两名孤儿。“两个孩子都蛮漂亮,特别是第二个,白净俊俏,唯一的缺憾就是左腿发育不良,比右腿短了一截。”任东梅说。
      代养孤儿的事,在社区传开了,大家议论纷纷,很多人产生了共鸣:有时间,是应该多关心孤残儿童。
      在毛金翠带动下,她所在的4栋5门,每层楼都有家庭代养孩子。都带了孩子,大家的交流自然渐渐多起来: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叫来孩子们一起吃;哪位“爱心妈妈”有事,楼上楼下的会主动帮忙带一下;大家还时不时聚在一起,聊天、择菜、哄孩子,热热闹闹,其乐融融……
      “现在大家就像一家人,没办法不亲,大家都在带孩子,有共同语言。”42岁的张春华笑着说,正是这些孤儿们把这个楼栋变得温暖了。
      
      146张照片和7封信
      
      代养孤儿最大的一道坎,是送别。
      “爱心妈妈”们,从代养孩子的第一刻起,就知道孩子最终要被别人领走。可是,她们对待代养的孩子仍像亲生骨肉一样,当孩子被领养时,她们会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楚。
      家住武昌小东门社区的苏亚兰,收藏着一个大红色相册,里面整齐地存放着孤儿武海毅的146张照片和她写的7封没寄出去的信。
      146张照片,记录了海毅在苏家两年生活的点点滴滴。7封信,浸满了苏亚兰思念的泪水。
      “要是经济条件允许,我一定会收养海毅,不让他走。”50岁的苏亚兰哭着说,从孩子6个月大时领进门,到2岁半送走,全家人在他身上倾注了太多太多……
      苏亚兰清楚地记得,那是2002年11月14日,她接到福利院通知:一对河北夫妇已办理了领养武海毅的手续,当天就要带走。
      霎时,苏亚兰傻了眼。根据代养之初和福利院签的协议:只要有人领养,“爱心妈妈”就必须无条件将孩子送走,并且今后不得主动和他联系。苏亚兰含着眼泪,帮孩子穿上新衣,把他送到福利院。
      送走孩子,苏亚兰一病就是半个月。她回忆,那段时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看见海毅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碗筷,甚至坐过的地方,都忍不住泪如泉涌。
      “可能他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也可能永远不会再记得我,但我还是希望他能有一个真正的家,有一个好的将来。”苏亚兰说。这个可爱的孩子,将来也许对他的养父母很孝顺,也许会找到他的亲生父母,但或许他一辈子都不知道,在他很小的时候,曾被她像亲骨肉一样疼爱着……
      
      愿所有孤儿走进家庭
      
      “真的很感谢那些爱心妈妈,她们从不计回报。正因为有了她们,孤儿们的童年世界才更加精彩。”武汉市儿童福利院院长李剑华激动地说。
      虽然儿童福利院可以给孩子提供很好的条件,但这些永远无法代替家庭。家庭可以弥补孩子情感的缺失,让他们获得亲情的满足。“除此之外,院里是两个老师照顾十几个孩子,而家里是一家人照顾一个孩子,孩子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汪凤侠说。
      在家庭中,一些中轻度残疾孩子能更好地康复。汉沙社区的马彩琴刚把两个月大的武卫俊抱回家时,这个罹患脑瘫的孩子身上软得只能横着抱,3年多过去了,如今,武卫俊不仅会走路,还能开口说话了。
      据李剑华介绍,去年元月,民政部颁布的《家庭寄养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施,这为家庭寄养提供了法律依据。他相信,今后将会有更多的孤儿进入家庭。

    相关热词搜索:武汉 孤儿 走进 代养村

    武汉孤儿院孤儿照片【走进武汉“孤儿代养村”】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