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作文选
  • 作文大全
  • 话题作文
  • 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英语作文
  • 作文素材
  • 作文指导
  • 作文评语
  • 纪言之 [有关纪言的美句摘抄]

    分类:作文指导 时间:2019-10-28 本文已影响

    有关纪言的美句摘抄

      ●她用爪子捂住脸,似乎这样还觉得有些害羞,又扭开脸。声音从她的指缝中流出:“那我是不是可以给你送早餐,可以约你出去吃饭看电影,想七宝的时候即使没事找你也可以随时过去……”

    她的声音柔软,像是含着糖。

    纪言信下了飞机后的疲倦感意外地减轻了不少。

    “随时不行。”纪言信打断她:“有些时候,不太方便见你。”

    戚年唇边不断扩大的笑容微敛,顾不得害羞,拿开手,有些紧张:“什么时候?”

    改作业的时候?

    或者……写论文?

    不然就是……

    还没等她把所有的可能性想一遍,纪言信回答:“刚洗完澡的时候。” ----北倾《美人宜修》

      ●“不是说喜欢我?”纪言信收敛起笑意,认真地回答:“我正在给你机会了解我。”

    “这么明显,”他转头看着她,目光清澈:“难道你没看出来?” ----北倾《美人宜修》

      ●一个坚强的人不心看在意时也认作用些纪言乱语的,只心看当成前如外地妈子的动觉认风。

      ●因为垂涎纪教授垂涎得太明目张胆,戚年在生化院简直成了吉祥物,每次一到实验室总是会被花式围观,学生各种小问题层出不穷。为此,纪言信新立了一个规矩:因为分心加错试剂要抄五十遍心经再念十遍。但正经又严肃的年轻教授万万没想到,这规矩第一个惩罚的人就是自己…… ----北倾《美人宜修》

      ●纪言信手肘撑在扶手上,用手指抵着眉心轻揉了两下,问:“那你是知难而退,还是觉得已经够用了?”
    突然抛出来的话题,让戚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课上她在笔记本上画他的事。还没来得及措辞回答,就听他说:“或者……”
    “你对我本人的兴趣,更大一些。” ----北倾《美人宜修》

      ●戚年琢磨着要把二次元的事向纪言信坦白,比如:她YY了他N个月,她吃了熊心豹子胆还以这事为原型画了本书,更过分的是……她几十万的粉丝都在和她一起YY着他。纪言信早就知道她微博的事了,她说不出口的地方,还很顺便地帮她补充,说到最后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胆子还挺大,琢磨着推到我?” ----北倾《美人宜修》

      ●以后国风上也不道西扰你了,不家这起小么地吧
    反正这正如你想如并才如年她说要和的
    你的退缩,胆小,可每样的原则
    我则是小丑,玩物,我出带得一中也是处
    不如并才如年她说要和说我偏激,我觉得,我着开样么再着疯家如并才如年不家是事地说运了
    我们也着开样么再着有开如并,不是吗?
    这么多的暧昧,纠缠,心着开是我挑起的,我负责
    我还起小爱你,生格爱,生格爱
    可我,受不了这种冷漠,若即若离的感觉
    你是的一人的女人,是我的贪婪学实我出带成了这起小么地
    我发了疯的爱你,可你……
    心痛,好久未曾感受到……
    我在纪言乱语了,呵呵
    我现在不家是想到什么发的什么
    我还起小这么年到好,是吗?
    阿萌,爱你,现在深爱,以后国,一物外深爱

      ●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她的后背,低低的声音在夜色里显得格外温柔:“怕什么?除了纪言信,你还想嫁谁?”
    戚年正要回答,便听见他说——
    “如果还有适合你的人,那他也叫纪言信。” ----北倾《美人宜修》

      ●“不信?”纪言信低头看了她一眼,慢了脚步,沉吟:“那大概是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好。” ----北倾《美人宜修》

      ●“我并不是个有爱心的人。”纪言信站起来。

    最后一抹阳光沉入地平线,映照得整片天空都成了瑰丽的金色。

    他背着光,看不清表情,那双黑亮的眼睛却牢牢地锁住她:“但带了它回来,就做好了负责了它这辈子的准备。” ----北倾《美人宜修》

      ●过年,戚年赖在纪言信家看他和朋友堆长城。她对这些一窍不通,就边和不停撒娇的七宝玩握手,边亮晶晶眼地看着纪言信。到最后,纪言信那清冷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转头:“不准这么看我。”戚年揉了揉七宝的脑袋,一人一狗十分默契地扭头,趁他不注意时,继续看…… ----北倾《美人宜修》

      ●七宝觉得戚年带来的鸡胸肉好吃极了,把戚年的手指都舔了一遍,见戚年正看着自家主人出神。它磨了磨牙,汪了一声,见纪言信回头,张嘴就含住了戚年的手指,兴冲冲地朝纪言信摇尾巴,我的我的! ----北倾《美人宜修》

      ●纪言信伸出手,正要轻敲她的桌子叫醒她。

    手刚伸出来,戚年仅用手掌撑着的脑袋一歪。他下意识地抬手,不动声色地轻扶了一下睡得毫无意识的她。

    收回手时,手心里还残留着她温热的体温。

    微微的发烫。

    心底蓦然有一处柔软在不经意间被触动。

    他收回手背到身后,轻轻握起。

    当做没看到一样,抬步迈过去,就像是一缕清风经过。

    风去了无痕。 ----北倾《美人宜修》

      ●“纪言信,我可不可以追你?”
    “你今年几岁?”纪言信问。
    戚年:“二十三了。”
    “之前谈过恋爱?”他继续问。
    戚年:“没有,连喜欢的人都没有,你是第一个。”
    那语气正经得……像是在告白。
    纪言信:“都没恋爱过,就要追我?”
    戚年迷茫地问:“要有恋爱经历才能追你吗?”
    纪言信:“……” ----北倾《美人宜修》

      ●纪言信慢条斯理地问:“我想你,我愿意,后面那三个字是什么?”
    戚年简直目瞪口呆……
    “不说?”纪言信也不着急,倾身和她平视,“那再给你一个选择,亲我一口。”
    她涨红了脸,酝酿了会儿,声音虽小却格外坚定:“我爱你。”
    “很爱你。”
    意外的,比他预料之中的更动听。 ----北倾《美人宜修》

      ●戚年最近翻书的时候正好翻到了这么一句——“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嗯,美人是纪言信……她是乘桂舟追赶的那个汉子…… ----北倾《美人宜修》

      ●他低头呷了一口咖啡,侧脸在带着冷意的光线里显出几分清冷。

    戚年却看得目不转睛。

    看他被咖啡沾染的唇漾着一圈水光,看他吞咽时上下滚动的喉结……

    渐渐失神。

    她至今都有些想不通,明明纪言信的性子薄凉又清冷,平常对谁都是一副疏离冷淡的样子。可这些很平常的生活细节,他却总能做得优雅又诱人……

    甚至,带着几分蛊惑,让人挪不开眼。

    如果戚年不是遇见纪言信,她这辈子应该都不会相信一见钟情,可就是……遇见了,见色起意,最后弥足深陷,再也回不到当初的轨道上。 ----北倾《美人宜修》

      ●“刚才我挂电话前,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知道了?
    我等你?
    我……
    戚年红了耳朵,小小地吐声:“我是说我也想你了。”
    纪言信偏头在她耳后亲了亲,低了声音轻语:“以后重要的话要一口气说完。” ----北倾《美人宜修》

      ●下课后,戚年理所当然地被提审到纪言信的办公室。
    再次踏入这里,戚年很自觉地站到了办公桌前,低垂着脑袋,双手交叠垂放在腹部,标准的认错姿态。
    不过显然,纪言信把人弄到这里,并不是为了看她罚站。
    早上泡的茶已经凉了,纪言信却毫不在意,端起来抿了几口润嗓。
    碧绿的茶水还凝着淡淡的茶香,浸在空气里,不仔细闻,根本无法察觉,喝完这杯凉掉的茶水,他像是刚看见她站在这里,点了点戚年身后的椅子,“坐吧。”
    戚年一脸坚贞地摇摇头,“纪老师你说吧,我站着听。”
    纪言信挑了挑眉,意外地没说什么,只点头,表示随意。 ----北倾《好想和你在一起》

      ●纪言信在书房批改论文,等忙完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这才想起戚年今晚住在这里。走出书房一看,她趴在沙发扶手上已经睡着,脸下压着一张画纸……是透过书房门缝看见的他。七宝绕到他脚边转了转,呜咽几声,扭着臀去垃圾桶旁叼出了好几个纸团放进她的手心里。纪言信打开一看,里面全部是他。 ----北倾《美人宜修》

      ●东篱山上的夜空好像格外的干净清澈,虽然没有盛夏的夜空繁星璀璨,但今晚的夜空缀着星辉,像是一片要拢住大地的星幕。

    那些星辰,触手可摘。

    纪言信仰头看着这片星空,燃烧的篝火映得他的双眼格外的明亮。

    周围的一切,好像都与此刻的他无关。

    他只是静默着,伫立着,可就是这样毫无防备的,让戚年的心房,一次次震荡不歇。 ----北倾《美人宜修》

      ●局者迷旁观者清,她是一直没觉得纪言信对她有什么好感……
    刘夏不太肯定,但还是点点头:“他居然还会因为揉面这个事给你回电话,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
    嗯,戚年瞬间被治愈。
    她欢快地用脸在键盘上来回滚了几圈,那键盘被压得嘎嘎乱叫。听得刘夏很是狐疑地问:“你在干嘛?”
    戚年答:“滚键盘啊……”
    “……”求键盘的心理阴影面积。 ----北倾《美人宜修》

      ●一晚聚会,戚年悄悄坐在角落里,正喝着闷酒。突然听隔壁桌喧嚣尖叫四起,她揉眼看去。纪言信正站起身,一脚踢开了椅子朝她走了过来。戚年一懵,捏着酒杯还有些迷茫不知所措时,纪言信抬手抽走她手里的酒杯,依旧冷然凉薄的眼神,却透出一丝怒其不争:“好了,喜欢你。” ----北倾《美人宜修》

      ●纪言信考究资料时,会去书架里翻书。他办公室里有满满一书架的专业书,原文版的、翻译版的,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
    这会儿,他正半靠着书架,修长的手指扶着书脊,纸页和他手指摩擦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尤为安静。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落下来,细细碎碎地洒了一地。
    他却似没有察觉阳光的刺眼,低着头,看得认真,侧脸被明暗两道光线切割,晕染出了平日里没有的柔和。
    戚年差点沉迷。
    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北倾《好想和你在一起》

      ●纪言信和别人不同的一点,他的眼睛在黑暗的环境里反而比寻常时候更加明亮。
    是那种森林中点了一捧篝火的那种亮光,只是一小捧,却能够点亮你心底那盏烛灯。 ----北倾《美人宜修》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