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原因大全
  • 十万个为什么
  • 方法百科
  • 知识百科
  • 一站到底
  • 最强大脑
  • 【舅舅与姑父盯着我,虎视眈眈(63)】 虎视眈眈地盯着

    分类:最强大脑 时间:2019-10-08 本文已影响

    舅舅与姑父盯着我,虎视眈眈(63)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

      第63集

      文|凌霜降

      校对|坚持

      图|网络

      

    舅舅与姑父盯着我,虎视眈眈(63)

    婶儿的碎碎念

      嗨,宝贝儿们,明天大家就要收心上班啦

      记得来看小说呀

      你们的皮皮虾婶儿今天又好了一点

      所以写了4000字

      我要一直认真写

      不管阅读和在看多不多都不敷衍自己

      我们一起为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努力吧

      看完记得给我点一个在看哦

      因为你的在看能提高公号权重抗击恶意投诉,

      防止有一天你打开我这个公号只剩下一个感叹号,

      看不到蔚蓝姑娘和各种帅气小哥哥的故事哦~

      后台回复“我想”可以获取之前更新的全部情节:

      韩柏宇觉得,待会把孟蔚蓝送到何清浅家后,他要去看守所与赵一荣再谈一谈。

      接上集

    190韩柏宇把孟蔚蓝送到地方的时候,何清浅居然就在楼下等着孟蔚蓝了,手里还提着一兜牛奶零食:“还是跟着我好吧?你看,有吃有喝。”“那当然。我就知道清浅姐对我最好了。”面对喜欢的姐姐,孟蔚蓝的嘴也很甜:“我得趁你男朋友回来前多多霸占你。他回来我就没机会了。”“就你会说。”何清浅伸手捏了捏孟蔚蓝的脸蛋:“小脸蛋又长漂亮了。真羡慕某些人呀。”哼,自己媳妇自己养大,也不用操心媳妇就自己喜欢过来了。不像她,她日思夜想,都不知道余念是什么想法。韩柏宇看到何清浅的手指捏上孟蔚蓝的脸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的手动了一下,心里的想法是:这小姑娘是怎么回事?什么何清浅对她最好?他往冰箱里塞满了东西给她买的零食牛奶摆满了家里的茶几怎么没见她说他对她好?但看着小姑娘笑的样子,韩柏宇知道自己把她送来何清浅这里送对了,今天从她大姑出现到现在,小姑娘就没笑过。如此想来,去找赵一荣的事情倒可以缓一缓,当务之急是要先把孟蔚蓝大姑一家那些贪婪心思给扼灭,面对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找的律师要够好够奸诈。上次帮他起草帮扶协议的律师黄静澜干得不错,当时黄静澜就说像孟嘉英一家这种境况和性情,往后很可能会因为利益反复,所以让他记着点协议里的条款,今天算是已经用上了。但是还是不够――孟蔚蓝想要钱的事情,也许也能操作操作,黄静澜应该能办到的。韩柏宇当晚就联系了黄静澜,但孟嘉英要钱心切,也没闲着。第二天一早,韩柏宇就接到了杨叶女中的电话,说有一对自称是孟蔚蓝家人的夫妇来学校大闹,非要接孟蔚蓝回家过年,校方说监护人已经把孟蔚蓝接回家还不信,女的正坐在学校门口大哭大闹呢。打电话来的是杨叶女中的保全主任,之前韩柏宇因为孟蔚蓝是凶手目标的事情与他打过招呼,保全主任知道韩柏宇是JC,所以报警之前就先打电话给他了。“直接报警。向出J的民J同志出示我给你的文件复印件。”以李小帅对孟蔚蓝那种贪婪心态,他想到他们会因监护权的事情找事儿,只是没想到孟嘉英根本不把法律与协议放在眼里。韩柏宇到了单位,正想打电话问一问出J的同僚,安仔就小跑过来:“韩队!孙J长找!”韩柏宇抬眼看安仔,没出声,安仔却已经主动凑过来悄声:“我没打听出来是因为什么事,据说……你被人举报了。”“你们局里的有个叫韩柏宇的JC,涉嫌诱拐一名未成年少女离家出走夜不归宿!你们做领导的不管管吗?这样还怎么为人M服务?”韩柏宇刚进门,J长让他坐下,就把这段举报电话的录音给他听:“小韩呀,这个举报电话,按照我们的规章制度,是要对你进行停职审查的。”录音没经过处理,但打电话的人肯定是故意变了声的。可就算变了声,韩柏宇还是能听出来那是李福怀的声音――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诱拐少女?韩柏宇那张年轻英气的俊脸凝上了一层寒霜,过了一会儿才慢条斯理地答话:“孙J想怎么审查?”  191J长姓孙,名强。五十左右年纪,身体很强壮,受过伤立过功破过大案,当然,也有点后台很会做人,所以不到五十就坐了这个位置――虽然只是副J长,但J长的位置一直都是空着的,都空了两三年了,他和J长其实没什么区别。孙强是想做些实事再往上走一走的,但是,有时候并不是你做了实事就行。所以,还得懂事。提拔韩柏宇就算是孙J长的一步棋――他的夫人小林与韩夫人同在一个花艺班学习,两人交好,韩夫人向孙夫人打听自己的长子工作是否顺利,抱怨长子太忙很久没回家。孙强刚听说这消息的时候,也是不太信,再三向夫人确认,直到看到夫人给出的“长公子”照片,才吓了一跳。谁能想到韩家的大公子就在他手下苦哈哈的做个小实习JC?他之前还嫌韩柏宇做事太激进,总是学沐之杉动不动就调用各种资源去查案子,沐之杉家那点势力他是知道的,所以睁一眼闭一眼了,韩柏宇算什么?不过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难怪那么多优秀的JC沐之杉都看不上,就看上韩柏宇做什么都让韩柏宇跟着,原来呀,是二代只跟二代玩儿,普通JC人家看不上。沐之杉在办案过程中失踪,同时失踪的还有一名特殊部门成员,这事儿他原本是安排了韩柏宇背锅的,但现在韩柏宇是韩公子,这锅他就只能自己背了。沐之杉还没找着人,那名特殊部门的成员据说还在海上昏迷不醒,他最近的压力也很大,韩柏宇就是大树的主要枝干,他得好好抱住了。 “找你来没别的意思,J里人手紧,案子多,只为一个匿名电话就怀疑自己的同志像什么话?以我对你的了解,这个电话必有缘由。是不是和最近破的案子有关?录音你拿去,看看对查案有没有帮助。”孙强说这话的时候,很诚恳,还特意站起来把录音拿出来递给韩柏宇:“去忙吧。年轻人,正是好好拼的时候。”“谢谢J长体谅栽培。我会好好查明白的!”韩柏宇从J长办公室出来,安仔就闪近:“咋了?没事吧?”全J上下现在大概就只有韩队在真心查沐队的下落,安仔是真不想出什么差错。“没事儿。这给你,反向查一下,电话从哪儿打来的。找出人。”韩柏宇把录音交给安仔,迈开长腿就走了――不管是向孙J泄露他的家世,还是这个匿名电话,或者是铊是否与赵一荣有关,他都得去仔细地查一查了。被人举报了怎么可能没事?还拿到了录音盘?安仔看着手里的小录音盘愣了一会儿:这可咋整?韩队也越来越神秘了。去杨叶女中门口闹腾的,确实是孟嘉英夫妇。打匿名电话举报韩柏宇的,也是李福怀。孟嘉英没什么脑子,李小帅又太冲动,所以李福怀是整个事件的策划者与间接实施者。他们没想到杨叶女中居然会报警,JC来了之后,李福怀一看校方拿出来的帮扶协议文件,连连道歉,主动接受调解,所以也没被拘留。但李福怀可没到此为止,回到家,父子俩给孟嘉英洗了洗脑,教了她一点话,就一家三口和“记者”见面去了。和记者见完面,李福怀打发李小帅自己回家,和孟嘉英买了几斤水果,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去拜访丁至明一家。丁至明家住在一个破旧的老式G务员小区里,两人刚到楼下,就遇到了丁至明的老婆罗娜娜。罗娜娜年轻时就有点三白眼,现在上了年纪,越发明显了,她看到孟嘉英夫妇,那纹得厚重的眉毛一挑,声音比平时更尖利了几分:“哟,这是什么风把吞了我们家姑姐财产的人给吹来了?” 192从弟弟结婚和罗娜娜成为亲戚那一天开始,孟嘉英就和罗娜娜不对付,当年在弟弟弟媳的婚礼上就差点打起来过,这会儿听到她这么刻薄地说话,哪里受得了,顿时整个人都跳了过去:“罗娜娜说什么呢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你以为你就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你出的鬼主意,我们孟家怎么会只有蔚蓝一根独苗!当年你干了什么好事你不知道敢这么嚣张!唔!老……公……你干嘛!”孟嘉英话没说完就被李福怀捂住了嘴示意她小声点儿,她瞪了李福怀一眼:“她找来的人,她都不怕我怕什么?!”“呵,也不知谁收了钱!”听到孟嘉英的口无遮拦,罗娜娜的声音低了一些,一个男人猛然从后面冲过来也捂住了她的嘴:“别说了!你说什么呢!”那是丁至明,他的一只胳膊还夹着公文包,显然刚下班看到妻子与孟嘉英夫妇在楼下起冲突,而且对话的内容如此“劲爆”,也顾不得平时在妻子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赶紧过来动手捂嘴并把人往单元里拉:“有啥事回家说回家说!”“放开!和他们有什么好说的!”罗娜娜一想到大姑姐夫妻俩横死后留下的存款和房子都被孟嘉英夫妇霸占掉,而她一分钱也没捞着就有气。“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李福怀轻哼了一声,对丁至明说:“这回,我们是给你们送钱来的。你看吧,有兴趣咱们就上楼谈,没兴趣就算了!”“你们这样的赌鬼能有什么钱?”罗娜娜首先得出了质疑,但丁至明是知道李福怀绝对是无利不早起之人,所以拉了拉妻子,眼神示意她他们想换房子的首付还没凑够,罗娜娜领略了丈夫的意思,咬了咬牙横了孟嘉英一眼,哼了一声转身首先上了楼。孟嘉英也不是多情愿和罗娜娜坐一块儿,但一想到那五十万和五十平的房子,咬咬牙就跟上去了。丁家狭窄又不算整洁的客厅里,罗娜娜坐在那张她花了两万多买来的真皮沙发上,摆出了贵妇的款儿接过丈夫端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们忙着呢。”孟嘉英和她的赌鬼丈夫有好处给她?她信才有鬼。“听说,你们最近要买新房了,恭喜呀。”李福怀是做了准备的,他早打听过了,丁至明罗娜娜现在很缺钱。罗娜娜是单位的会计,虽然管钱但没什么钱,丁至明虽然是个G务员,但没钱送礼没后台,一个月就那点死工资,两人又是把独生女当成富二代培养的,所以很缺钱,这么多年也没能换个房子,一直就住在现在这套当年买的福利房里――要说这福利房,还是卖了那孩子才得到的钱买的。“关你什么事?”说到没钱这事,罗娜娜就瞪了丁至明,当年怎么看都是个G务员有前途,哪能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个底层办事员啥也没混上?“有事直说吧。”丁至明也不喜欢李福怀的拐弯抹角,在单位里他见识的勾心斗角也不少,不差李福怀这点道行。“我们想让子清入我们家的户口,只要你们全力配合,事后我们会分给你们二十万。”李福怀笑嘻嘻地看着罗娜娜身后的全家福里,面目与孟蔚蓝有些相似的漂亮少女:“有可能需要子清在特定时间内住在我们家几天,配合一些工作,然后这二十万就是你们的了。”“你想让我们子清做什么?!”说到宝贝女儿,罗娜娜马上清醒了:“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会卖女儿?!”孟嘉英哼了一声,嘴很快:“自己的女儿是不卖,卖别人的女儿倒是顺手!”罗娜娜跳了起来:“孟嘉英你!”李福怀看两女人又要吵起来,赶紧安抚:“别生气别生气,能听我慢慢说完不?”不同于丁家客厅里四人的心怀鬼胎,此刻何清浅下班刚刚进门就闻到了饭菜香:“哇!好香,你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香菇闷豆腐哦,我不但做了好吃的。”孟蔚蓝得意地指了指旁边桌上的电脑:“我还帮你找着了我哥。”自从昨晚见到何清浅手绘出来余念的面部画像后,孟蔚蓝就完全确认了余念的脸简直就是年轻版的爸爸的脸,所以就开玩笑说余念是自己哥哥――当然,那时候孟蔚蓝还不知道,这个玩笑其实是真的。

      第63集完

      本故事的已更情节在后台回复“我想”即可获取,情节紧凑,请按顺序阅读哦

      更多精彩故事推荐

      与天才少年的禁断之恋

      凌霜降

      少女心与现实清醒共存的婶儿

      但愿晴空有见  但愿你安度一生

      ○

      好故事|啃狗粮|特签书

      左边关注右边赞赏,你们随意么么哒3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相关热词搜索:

    【舅舅与姑父盯着我,虎视眈眈(63)】 虎视眈眈地盯着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