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语文教案
  • 数学教案
  • 英语教案
  • 物理教案
  • 化学教案
  • 生物教案
  • 政治教案
  • 历史教案
  • 地理教案
  • 音乐教案
  • 体育教案
  • 科技教案
  • 描写特丽的语句摘抄 描写动作的语句摘抄

    分类:政治教案 时间:2019-05-15 本文已影响

    描写特丽的语句摘抄

      ●他生着自己的气,直到他弄明白自己的茫然无措其实也很自然。
    他再也无法明白自己要什么。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既不能把它与我们以前的生活相比较,也无法使其完美之后再来度过。
    与特丽莎结合或独具,哪个更好呢?
    没有比较的几点,因此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检验何种选择更好。我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临头的一切,毫无防备,就像演员进入初排。如果生活的第一排练便是生活本身,那生活有什么价值呢?这就是为什么生活总像一张草图的原因。不,”草图“还不是最确切的词,因为草图是某件事物的轮廓,是衣服图画的基础,而我们所说的生活是一张没有什么目的的草图,最终也不会成为一幅图画。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理智(维吉尔)是获得信仰的工具,信仰(贝雅特丽齐)是获得神性的工具 ----博尔赫斯《博尔赫斯口述》

      ●诗人但丁邂逅了他生命中最美的一首诗:贝阿特丽切! ----应永春《爱迷途经》

      ●天下着毛毛细雨,人们撑开伞遮住脑袋匆匆走着。一下子,圆拱形的伞篷互相碰撞,街上拥挤起来。特丽莎前面的男人都高高把伞举起给她让路,女人们却不肯相让,人人都直视前方,让别的女人甘拜下风退缩一旁。这种雨伞的会集是一场力量的考验。特丽莎开始都让路,意识到自己的好心得不到好报时,也开始象其他的女人紧抓住伞柄,用力猛撞别人的伞篷。没有人说“对不起”,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不说话,尽管有一两次她也听到有人骂“肥猪”,或“*你娘!”
    老少娘们儿都用伞武装起来了,年轻一些的更象铁甲武士。
    她们准备用抗击外国军队的顽强精神来反击一把不愿给她们让路的雨伞。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

    描写特丽的语句摘抄

    命之轻》

      ●爱上一个人就像是创造一种宗教,而那种宗教所信奉的神是靠不住的。但丁对贝雅特丽齐的感情达到了偶像崇拜的程度,这是无可反驳的事实,她有时嘲笑,有时忽视但丁,这些事实在《新生》里已有记载。有人主张那些事实是别的事实的象征。果真如此的话,我们更确信但丁不幸而迷信的爱情。贝雅特丽齐死后,但丁永远失去了她,为了缓解忧伤,便虚构了同她相遇的情节。我认为他在《神曲》中采取了三部曲的结构,目的就是把那次邂逅穿插进去。他想起了常常梦见遇到障碍的伤心情况。 ----博尔赫斯《博尔赫斯口述》

      ●到了炼狱的山顶,维吉尔突然不见.但丁在贝雅特丽齐的引导下,游历了一重又一重的同心圈,直到最外面的一重,也就是第一动力圈,与此同时,他们每上新的一重天,贝雅特丽齐就越来越美丽.恒星都在他们脚下,恒星之上是最高天,但已不是实体,而是完全由光组成的永恒的天国了..他们登上了最高天,在那无限的领域,远处的景色仍同尽在咫尺一般清晰.但丁看到了高处的一条光河,看到成群的天使,看到由正直人的灵魂组成解体剧场似的天国的玫瑰.突然间,他发现贝雅特丽齐离开了他.只见她在高处一个玫瑰圈里.正如海底深处的人抬眼望雷电区域一样,他向她崇拜祈求.他感谢她的恩惠慈悲,求她接纳他的灵魂.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博尔赫斯谈艺录》

      ●但丁和贝雅特丽齐的相遇,终究是廊桥遗梦。

      ●对某些女人来说,如果调情只是她们的第二天性,是不足道的日常惯例;对特丽莎来说,调情则上升为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目的是告诉她:她是谁,她能做些什么。她把这一问题变得重要而严肃,使之失去了轻松,变得有逼迫感,变得费劲,力不胜任。她打破了允诺和不给保证之间的平衡(谁能保持平衡即说明他有调情的精湛技巧);过分热情地允诺,却没表达清楚这个允诺中包含着她未作保证的另一方面。换一句话说,她绘每一个人的印象就是她准备接受任何人。男人们感到已被允诺,一旦他们向她要求允诺兑现,却遭到强烈的反抗。他们对此的唯一解释只能是,她是狡诈的,蓄谋害人。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妈妈去世之后,卡特丽就接管了杂货店帮佣的工作,包括账目的结算。她非常精明。但在十月的时候,她却突然说要辞职。大家都觉得店主其实很想让她搬出去,只是不敢直接对她这么说。与姐姐不同,男孩马特兹并不让大家讨厌。他只有十五岁,比姐姐小整整十岁,他高大、强壮且非常单纯。他在村子里打零工,但大部分时间去里杰伯利兄弟的船坞帮忙,特别是当那里的工作还未因为严寒而暂停时。里杰伯利让他做一些琐碎且无关紧要的工作。 ----托芙·扬松《真诚的骗子》

      ●托马斯转动钥匙,扭开了吊灯。特丽莎看见两张床并排挨在一起,其中一张靠着一张小桌和一盏灯。灯罩下的一只巨大的蝴蝶,被头顶的光吓得一惊,扑扑飞起,开始在夜晚的房间里盘旋。钢琴和小提琴的旋律依稀可闻,从楼下丝丝缕缕地升上来。 ----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本来她是可以成为他的缪斯的——就像贝阿特丽采之于但丁、劳拉之于彼特拉克。但爱情就是这样不公平,你倾尽所有心力去爱一个人,有时却得不到任何回报。用东方的说法,这叫“业”;用西方的说法,则叫“命运”(fate)。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那些个顽固的单相思》

      ●对于但丁,贝雅特丽齐的存在是无穷无尽的。对于贝雅特丽齐,但丁却微不足道,甚至什么都不是。我们处于同情和崇敬,倾向于忘掉那但丁刻骨难忘的、痛苦的不和。我读着他幻想的邂逅情节时,想起了他在第二层地狱的风暴中梦见的两个情人,他们是但丁未能获得的幸福的隐秘的象征,尽管他并不理解或者不想理解。我想到的是结合在地狱里、永不分离的弗朗切斯卡和保罗。怀着极大的爱、焦虑、钦佩和羡慕。 ----博尔赫斯《博尔赫斯口述》

      ●如果被正确使用的话,幻书会赐予阅读者无限的恩惠。但是,若落入了资格不符的人手中,就会超越世界的境界,从而打乱现世的真理及因果律。为了封印那些危险幻书所存在的丹特丽安的书架 ----达利安《丹特丽安的书架》

      ●‘丹特丽安’好像是恶魔的名字,拥有无数书籍,掌管知识的恶魔,听起来如此显赫的图书馆,虽然多少是有点期待。 ----修依《丹特丽安的书架》

      ●人脑中看样子具有一块我们可以称为诗情记忆的区域。那里记下来诱人而动人的一切,使我们的生命具有美感。从他遇到特丽莎起,再没有女人有权利在他大脑的那一区域中留下一丝印痕。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景观对特丽莎来说已失去了初始的残酷,甚至开始使她有些兴奋。 ----米兰·昆得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有件事但丁没有说,但是在整个故事过程中能感受到,也许更使其增色。但丁怀着无限的同情给我们讲了这两位情人的命运,以至于我们感到他羡慕他们的命运。保罗和弗朗切斯卡留在地狱,而他将被拯救,但是他们俩相爱,而他却没有得到他所爱女人贝雅特丽齐的爱。这里也有一种虚荣,但丁应该感到这是很可怕的事,因为他已经离开了她,而这两个被打入地狱的人却在一起,他们不能讲话,毫无希望地在黑色旋涡里转悠。但丁甚至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俩的苦难会不会终止,但是他们在一起。当她讲话的时候,她用nosotros(我们):她为他们俩说话,这是他们在一起的另一种方式。他们永恒地在一起,共享着地狱,这对于但丁来说简直是天国的佳运。”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博尔赫斯谈艺录》

      ●他们随着钢琴和小提琴的旋律翩翩飘舞。特丽莎把头靠着托马斯的肩膀,正如他们在飞机中一起飞过浓浓雨云时一样。她体验到奇异的快乐和同样奇异的悲凉。悲凉意昧着:我们处在最后一站。快乐意味着:我们在一起。悲凉是形式,快乐是内容。快乐注入在悲凉之中。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特丽娜。”
    “什么事?”
    我咽了一口唾沫。“别让我错过这个航班。”
    我妹妹是个非常坚定的人。我们插了队,在内车道超速行驶,我们扫描了一下路况报道,机场终于到眼前了。车戛然刹住,我半个身子都到了车外,然后听到她说:
    “嘿!露!”
    “抱歉。”我回头跑到她身边。
    她紧紧地拥抱了我。“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她说,她看上去都快落泪了,“现在快走吧。要是我驾驶证上被扣了六分,你还错过了那趟该死的飞机,我再也不会跟你说话。” ----乔乔·莫伊斯《我就要你好好的》

      ●一天,特丽莎未经邀请来到了他身边,一天,她又同样地离他而去。她带着沉重的箱子前来,又带着沉重的箱子离别。
    他付了帐,离开餐馆,开始逛街。他心中的忧郁变得越来越美丽。他和特丽莎共同生活了七年,现在他认识到了,对这些岁月的回忆,远比它们本身更有魅力。
    他对特丽莎的爱是美丽的,但也是令人厌倦的,他总是向她瞒着什么,哄劝,掩饰,讲和,使她振作,使她平静,向她表白感情,说得有眉有眼,在她的嫉妒、痛苦和噩梦之下惶惶如罪囚。他自责,他辩解,他道歉。好,这一切令人厌倦的东西现在终于都消失了,只留下了美。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相关热词搜索:描写特丽的语句摘抄 关于风的摘抄 几句描写风的优美语句

    描写特丽的语句摘抄 描写动作的语句摘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