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原因大全
  • 十万个为什么
  • 方法百科
  • 知识百科
  • 一站到底
  • 最强大脑
  • [",很多感情,都是这样走散的,"]

    分类:原因大全 时间:2019-05-15 本文已影响

    " 很多感情 都是这样走散的 "

      ✰

      有酒有故事  零点零一见

      ▼

      201905014 | No.539

      今晚守夜人:周三

      贩卖故事人:唐琳

      故事坐标地:北京

      故事撰稿人:桥唐

      这是小酒馆的第五百三十九个故事

      周六,闺蜜打来电话问:“唐大小姐,长江路上的流苏花开了,去不去赏花?”唐琳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扳手在和漏水的水管奋战。

      当她听到“流苏花”几个字的时候,下意识地就回了句:“不去,再见!”

      唐琳将手机扔到桌子上,低着头继续拧水管。水管裂缝处不断地往外冒着水,滴答滴答的水声落在地板上,在安静的夜里无故的生出来一丝寂寥的意味。

      唐琳用尽力气将水管拧紧,好像这样就可以拼命的将她脑海中的那个人剔除一样。

      Chapter 1.

      唐琳曾在书中读到一句话:这世间,有些人,有些事,真的是命中注定,避无可避。

      当时,唐琳指着那句话兴奋的看着陈明:“嗳,陈明,这话是不是说的咱俩。”陈明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在阳光的余辉中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那年,唐琳21岁,陈明22岁。两人恋爱的第二年。正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挂在青春的末端,又张扬着初生不怕虎的勇气。只不过不一样的是,陈明把勇气奉献给了北京,唐琳把自己所有的勇气都给了陈明。

      时至今日,唐琳想,如果是今天的自己,会不会义无反顾的跟随陈明来北京?她问了自己很多次,答案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现实。

      但唐琳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会儿,她是深爱着陈明的。

      爱到什么程度呢?爱到她可以陪着陈明住在阴暗的地下室,两人吃的最好的饭就是用方便面的调料包当做火锅底料,里面涮上唐琳买的十五块钱的猪肉片。爱到她可以为了让陈明实现梦想,自己一个人穿着高跟鞋满北京的跑业务,丝毫不顾脚肿的像块馒头。

      是的,陈明的梦想是做个画家。那个时候,陈明经常抱着唐琳说:“等我成名了,开了画展,到时候带着你环游世界。”唐琳掰着手指头憧憬:“那我要去巴厘岛、要去巴黎圣母院、要去看极光。”

      只是后来,巴厘岛成了一人行,巴黎圣母院也在前些日子突发大火被烧毁。唐琳有时觉得,命运就像一把无形的手,将人所行之路开了好多岔口。路口众多,谁又能陪谁一路前行直到天荒地老呢?

      Chapter 2.

      她还记得刚到北京的时候,陈明每天拿着画板蹲在地铁口,他在身旁竖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油墨画十五元,真人素描十元。

      可是,北京那么大啊,来来往往的人们啊,都在为了生活各处奔跑,谁又会留意到那个带着一腔梦想来北京的一个平凡青年呢?

      有时,唐琳下班来找陈明的时候,看到他像一尊佛像坐在那里,整个人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来北京的第二年。

      有天,陈明兴奋的回来跟她讲:“我的画签约了,要开画展了。”唐琳当时正在准备饭菜,手里的西红柿被吓得一下滚落到地上。

      “真的么?真的么?”她掐了陈明好几下,反复确认这不是梦境。

      那天,两人难得吃了顿大餐,喝了红酒庆祝。陈明把唐琳拥在怀里,外面细碎的微风推窗而入,蛰伏的虫鸣慢慢响起,屋内陈明送她的那幅满是流苏花的画被镶了框挂在墙上。那刻,唐琳觉得春天好像要来了。

      那段日子,陈明开始每天早出晚归忙着画展的事情,唐琳的工作也做的得心应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直到某日,唐琳下班回家看到陈明一脸颓废的窝在床上:“发生什么了?”

      陈明呆呆的看了唐琳一眼,忽然就抱着她哭了起来:“唐琳,我被骗了,画展开不成了,我对不起你,我到底该怎么办?”

      唐琳的心随着陈明的话慢慢往下沉。是在那天她得知,那个说帮陈明开画展的人,每天带陈明去看的场地是假的,他在骗取了陈明一万块的定金后便逃之夭夭。

      唐琳有些心疼的看着陈明,内心五味陈杂,她只得轻声安慰:“没事儿。”虽然说着没事儿,但唐琳的心开始有些动摇,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第一次认真的想,梦想真的能抵得过现实么?

      Chapter 3.

      应该是从那之后有些东西开始变得不一样的吧!

      陈明在家颓废了一段日子,天天对着画架发呆。唐琳每天一身疲惫的回到家,还要努力的安抚陈明,不断地鼓励陈明重新开始。但陈明大多时候都无动于衷,次数多了,唐琳的耐心也日渐消散。

      两人开始不断的吵架,她嫌弃陈明不求上进,内心脆弱不堪一击。陈明则埋怨她不懂得体谅自己。

      那段时间,这样的情况不断反复。而这场长久的“拉锯战”被打破是在某天,唐琳同事开车顺路送她回家被陈明撞见,陈明语气讥讽的对她讲:“唐琳,你走吧,去找个有钱人过吧!”

      唐琳张了张口刚想要解释,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陈明,你有资格说我么?”

      “是,我没资格,我他妈的就不是个男人,你满意了吧!”陈明气急败坏的朝她吼。

      那刻,唐琳突然觉得很累:“陈明,其实你根本没有考虑过我。你只有你自己。”

      陈明听后突然拿出一张卡扔在唐琳面前,他指着唐琳的鼻子说:“唐琳,你看不起我,我用不着你的施舍,这是你前几天偷偷给我转的钱,我知道,你可怜我,但我不需要!”

      那天,两个人言语激烈,难听的话从各自的口中不断的飞出,直击彼此的软肋。最后,陈明摔门而出,留唐琳一个人在家流泪。

      刚开始,唐琳以为那不过是同往常一样的一场不欢而散而已,殊不知那是她见陈明的最后一面。没错,陈明带着他的那些画从此消失不见,再无讯息。而房间里,墙上挂的那幅流苏花成了陈明留给唐琳最后的念想。

      Chapter 4.

      很久之后,当唐琳看到那幅画的时候,还会想起自己那会儿疯狂的各处打听陈明的消息,还会想起在那些日日夜夜里悲伤到生恨的自己。

      其实,唐琳也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不甘心陈明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逃离,还是在怨恨陈明所谓的“梦想”,还是看不起陈明的不求上进,还是从心底觉得陈明根本和她不是一路人。

      她只是在日后的生活中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他看你的眼神就像千年的白素贞看百年的许仙,修行不同,道行不同。

      其实,后来的唐琳曾在抖音上刷到一个视频。视频里一双修长的手在画板上画了一树的流苏花白,树下有个身穿白裙,衣角飞起的女子。

      当时,唐琳大概能从画风中揣测出作者是谁。但她已经懒得去深究了。毕竟,不管她和陈明有多少的爱恨纠葛,那都是过去式。

      就好比那幅被她重新镶了框挂在墙上的流苏花。曾经看到一次便心痛一次,如今早已云淡风轻。

      她曾看到有句话说:你曾是我提笔写下的绝句,如林间松风新雪初霁,后来物换星移,方知万事万物终会别离。

      所以,如今的她无比清楚,有些人来到你的世界,或蹉跎时光,或落雪有痕,或刻骨铭心,但却注定不能一起前行。不管你曾多么情深,做了多少努力,转了多少次身,过客终究只是一个过客。

      配图 | 《面纱》

      商

      微博 | @小北和她的小酒馆

      昨日的酒 | "" 千万别和这种人谈恋爱 ""    

      本期歌单 | 简弘亦-如焉

      (版权归一个人的小小酒馆所有 | 盗用必究)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相关热词搜索:" 很多感情 都是这样走散的 " sohu邮箱登录入口 搜狐邮箱

    [",很多感情,都是这样走散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