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论文写作指导
  • 论文格式模板
  • 职称论文
  • 政工论文
  • 管理论文
  • 科技论文
  • 技术论文
  • 学术论文
  • 学科论文
  • 毕业论文
  • 其它论文范文
  • 杉原杏璃【网约女护士:赚50赔5万】

    分类:学术论文 时间:2019-05-18 本文已影响

    网约女护士:赚50赔5万

      为了缓解家庭经济压力,林晶晶兼职做了“网约”护士。没想到,她竟摊上了大事儿……本文为采访所得,用第一人称讲述。

      rdquo;

      1

      我叫林晶晶,沈阳一家三甲医院呼吸科的护士。

      2010年,我和丈夫杜军结婚。他是做物流管理工作的,我俩的收入加在一起,虽算不得优厚但也不错。

      2018年,为了给即将上小学的儿子最好的教育资源,我和丈夫贷款买下了一套学区房,虽然经济压力大了很多,可是想到儿子能够接受到更好的教育,我们深感欣慰。

      为分担家里的经济压力,我在一家诊所找了份兼职。期间,我接触到了“网约”护士。

      ldquo;网约”护士,类似于提供上门服务的住家护士,可以为卧床的病人提供输液、更换尿管胃管等服务,根据服务的难易程度,收费也从50元—300元不等。

      这是近几年兴起的一个行业,因为医疗资源的不足,功能缺失的卧床患者增多以及上班族上门医护的需求增强,使得网约护士成了很抢手的职业。

      知道了这个工作的缺口大,我也很心动,但不敢贸然行动,毕竟“网约”护士目前在我们医院是明令禁止的,一旦出现严重后果,被注销执业资格也是有可能的。

      可当我看着身边的几个同事都在业余时间做“网约”护士,基本接的都是输液和更换管路这样相对轻松的活儿,且一般不会出现大问题,我给自己吃了定心丸,安慰自己:遇到纠纷的概率较小,大家都在做,我不做就是看着机会溜走。

      有了这样的心理建设,我也开始大胆起来,尝试着接一些比较简单的活儿。

      没想到,生意还不错,加上诊所的兼职收入,一个月下来也有接近3000元的额外收入。对于我这个房贷压身的人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笔钱。

      沉浸在收入增加的喜悦中的我,却不知道危险已经悄悄降临。

      2

      2019年3月6日,星期三,我在APP上接了一单上门输液的活儿,患者是一个曾在我们科室住过院的病人:陈红,女,38岁,一家国企的管理层干部,有多年的老胃病。

      为了不耽误工作,在犯了胃病后,陈红一般会选择在下班后预约护士上门服务,因为熟悉自己身体的毛病,也都是一些胃病养护药,她提供药水,我只负责帮忙注射。

      对于陈红这样的患者来说,既节约时间又可以让治疗环境更舒适,不用跑去医院那样到处都是传染源的地方。

      这个订单要求我上门提供泮托拉唑的输液,每次服务费50元。

      3月11日,是我上门提供最后一次服务的日子。

      临近下班,我接到陈红的电话,让我帮忙买一袋生理盐水,她下班匆忙忘记准备了,我欣然同意。

      5点半下班,护士长临时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眼看快到我订单的预约时间了,散会后,我顺手从医院的科室里拿了一袋250ml的盐水,急匆匆地赶赴陈红家里。

      因为生理盐水属于医院常用药品,每个科室都会有大量堆积,偶尔会出现护士私自带回家漱口或作其他消炎处理,医院也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赶到陈红家,她已经收拾妥当,确认我帮忙带了生理盐水,表示感谢后也没再多问。

      我按部就班的进行了输液流程,一切都很顺利,陈红躺在床上小憩,我坐在一旁观察,确定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抽空瞄一瞄手机。

      输液进行了大约十五分钟,陈红的丈夫张强回来了,一回家他就对陈红嘘寒问暖的关心了一番,然后又针对用药和陈红的状态,和我寒暄了一阵。

      突然,张强的手停放在输液袋上,很激动地质问着我:“你这个药怎么是过期的?”。

      不可能啊!我吓得魂不附体,急忙走过去看了一下,果然,盐水袋上写的有效日期至2019年2月,我当时就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陈红的丈夫急了,赶忙催促我给陈红拔针

    网约女护士:赚50赔5万

    ,陈红也紧张地一个劲儿问她会不会有事。

      我马上给陈红拔了针,张强抢走了输液袋,说是要做证据用,并且让我解释为什么用过期的药。

      我站在那里给陈红按压针孔,除了一个劲儿的道歉外,多余的话我却不敢说。

      国家目前并未全面放开网约护士,而我的医院又是明令禁止单位人员接私活儿,我怎么敢说这份盐水是从医院拿出来的呢?

      如果事情闹得大了,医院一定会和我解除劳动关系。没有了公积金,没有了收入,我每个月的还贷怎么办?

      我绝对不能丢了工作。站在原地想了很多,我却没有一点头绪。

      张强和陈红看我没有解释,越发地紧张起来。

      陈红带着哭腔问我,是不是给她用了来路不明的盐水,是不是不合格的产品,她用了这样的盐水是不是会感染或者得败血症之类的。

      ldquo;盐水绝对不是来路不明,这个请一定放心,请相信我!”我忙不迭地解释,可是却不能直接说明盐水的来源。

      陈红放低声调,试图引导我说出盐水的来路,张强则显得十分紧张,坚持要我说出盐水是在哪家药店买的,有没有购物小票。

      为了让我交代,张强甚至说,如果真是买到了过期盐水,他可以和我一起去讨回公道。

      我害怕得哭了起来,除了不停的道歉,一点办法也没有。

      ldquo;晶晶,我们也是老患者了,有些事情我们也是知道的,药品过期了不可能没有危害,你又不能提供这袋盐水的来源,我们就更害怕了,要是这样,我们可就要报警了,让警察来调查。”陈红坐在沙发上严肃地说道。

      我赶忙解释,保证盐水是正常渠道来的,希望他们不要报警,不然我的工作就完了。

      这时候,张强开口了,说让我出20万,这件事就完事儿。

      张强的解释很直接,他说如果我觉得20万多,可以去找我购买盐水的药店协商,分摊这笔钱,如果根本没有这个药店,那么我用的就是“非法药品”,他们扎了这样的药,赔偿20万一点都不多,而且还要我以后对陈红的身体负责到底。

      3

      听完这些话,我直接坐在了地板上,20万不是小数目,还要承担一辈子的责任。

      我在心里权衡,告诉他们药水来源于医院,我会被辞退,不告诉的话要赔20万……

      想到这里,我心里微微动了一下,我自己既然不能承担,那不如找个更有权威的机构给我证明,我自然的想到了医院。

      出于会丢工作的担心,我是极力不想把单位牵扯进来的,可是如今我已经解决不了这件事情了,和我自身相比,医院更有优势解决。

      我暂时同意了陈红的提议,说要回家商量一下筹钱,并一再向他们保证,药品绝对是正规途径,但是他们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解释,还说对话已经录像了,也知道我家住哪里,让我不要想着赖掉。

      我心急如焚地赶回家,丈夫在加班,只有儿子在看电视。看着温馨的家,我忍不住流泪,又怕儿子看见,只能躲到卧室。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马上给护士长打电话,把发生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护士长听完是久久的沉默,我流着眼泪不敢说话。

      ldquo;那你是什么意思?”护士长听不出情绪地突然问了我这句话。我把自己的想法给护士长说了一遍,希望医院可以帮我。

      护士长再次沉默了。

      ldquo;晶晶,你想的太简单了,医院怎么帮你承担?帮你给钱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你怎么证明你拿的盐水是科室的,再说科室都没允许你拿,你要是让患者来医院讨说法,你会丢了工作不说,医院可能还会反过来追究你的责任,你想过么?”

      护士长清晰的分析传过来,我感觉到的只是满满的绝望。

      可是如果我连盐水的来源都说不出,那么就不是20万的问题了,以后陈红也会无休止地来和我闹,我就成了她的提款机,永远也摆脱不了她了。

      想到这里,我无比后悔,又无比的恐惧。护士长说让我再想办法,便挂了电话!

      一夜未眠。第二天上班,我没什么生气,干活儿总是要出错,护士长把我换下来做分发包药的工作,可是我满脑子都只是陈红的那些话。

      上班期间,我的手机一直震动,打开一看,五条未读信息,全部都是陈红发过来追问盐水来源的,还要求我必须在三天内给出一个说法!

      医院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不会帮我去说明,而我又不可能自己独立承担高额的赔偿费用,我无助地躲到卫生间掉眼泪。

      两天没有得到我回复的陈红,真的追到了我家里,因为在网约平台注册的时候,除了我的资格证明还要上报身份信息以及家庭住址,陈红和张强很轻易地就找到了我的家。

      3月12日六点半左右,我下班回家,刚出电梯就看见我家的房门大开着,隐隐传出儿子的哭泣声。

      我吓坏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自禁地跑了几步,却在玄关看见陈红和张强正对我怒目而视。

      还没等我开口,陈红就冲过来说,我害的她现在全身不舒服却推脱责任,想要甩手,让我马上给她钱。

      ldquo;姐,我怎么会想甩掉责任呢,您看您都找到我家来了,我就是想跑我也跑不了啊!”我一边说一边着急进屋看儿子。

      丈夫带着儿子坐在沙发上,儿子哭得眼睛红彤彤的,他问我是不是扎针出了错误,要被警察叔叔抓进监狱里。

      我知道,一定是陈红说了什么,我看了她一眼,转头安慰儿子,说妈妈只是扎针扎疼了,惹阿姨生气了。

      陈红听到我哄儿子的话,情绪一下子更不好了,冲过来抓着我的衣领说:“扎疼了?你倒是会找理由哄小孩,我们现在就是要一个说法,你那过期的盐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可是专门找报道看了,现在有非法生产的药品流通,都是黑心作坊做的,扎死人的都有,你说不清楚,我们心里就像有个定时炸弹!”

      看着陈红的样子,儿子吓得哇哇哭,丈夫赶忙把儿子接过去哄起来。

      ldquo;晶晶,你不是说和患者发生了点小矛盾么,可是她说用了你的药,全身感染了,怎么回事啊?”丈夫紧锁眉头地问我。

      ldquo;给我用过期的盐水是小矛盾?你的心让狗吃啦?”陈红又歇斯底里起来,同时嚷嚷着马上报警之类的话。

      ldquo;我老婆自从扎了这个针以后就全身不舒服,浑身没劲儿,发烧39度多,难免不是感染了,你是不是看我们没躺在ICU里,就觉得我们是活蹦乱跳的没事人?太过分了,我们已经很够意思了,你却在这变着法的说我们讹钱,好啊,既然这样,报警!你都不怕事大,我们是受害者,我们会怕吗?”

      张强的声音特别大,瞪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

      横眉冷对的张强,咄咄逼人的陈红,听到报警被吓得哭声又涨了几倍的儿子,满脸无奈的丈夫,我终于受不住也放声大哭起来,同时说出了盐水是医院拿出来的实情。

      那一刻,虽然我也恐惧,但是又好像解脱了,毕竟总有一件事能说清楚了。

      陈红夫妻俩听后却仿佛并不惊讶,只说既然盐水是合格的,那就直接给20万,以后不用负责,他们也不会去医院闹。

      见他们并没有说要去医院讨赔偿,我有点意外,但是仍然要出20万,我也不能接受。我们再次不欢而散。

      4

      当晚,我再一次给护士长打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护士长听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赶忙解释,他们并没有要去医院闹,不会给医院带来负面影响的。

      护士长却告诉我:“他们就是来闹了又怎么样呢?说到底是你和陈红个人之间的纠纷,没有什么能证明和医院有牵扯,仅凭你一人之言,根本不能成为十足有利的证据。”

      我们都默不作声,久久的沉默。

      第二天早会,护士长传达护理部的要求,要对科室所有的液体和药品进行日期检查,对于过了有效期的液体和药品一律按流程销毁处理。

      原来,近日各大医院药品过期的事情频繁发生,院里对于这类事情很是重视,要求每一个临床科室都要慎重的筛查,不可以有意外发生。

      我的心沉了一下,院里现在对于过期液体和药品这么在意,如果这个节骨眼上陈红来闹,那我不是正撞枪口上了,平白无故的给医院找了麻烦,我的工作还能保住吗?医院会不会也要追究我的责任?

      脑子正一片混乱,毫无头绪的时候,同事瑶瑶又给了我一个大炸弹,陈红来医院找我了!

      ldquo;如果你还不赔偿的话,我就要在你医院闹起来!”陈红威胁我说,“让所有的住院患者都知道你们医院给患者使用过期药品,危害生命安全。”

      我拉着陈红进了休息室,承诺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同时我也希望她可以减少赔偿,毕竟20万对于我来说,太多了。张强则说我拿不出可以让医院拿。

      尽管我一再解释他们和医院的治疗没有一点关系,他们绝对拿不到医院的赔偿,如果他们少要一点,我一定想办法尽量凑钱给他们。可是他们拒绝了。

      不仅如此,陈红还提出她在发烧,全身不舒服,要求住院治疗,并且再一次怀疑得了败血症。

      无奈之下,我陪她去了门诊挂号进行检查。一番检查下来,她的体温不高,血液检查也没有异常,拍了片子也没发现什么实质性病变,根本不符合住院要求。

      门诊的医生给出建议:如果真的如她所说全身不舒服,那么可以去急诊住观察床,最多可以住三天,各种检查监控也都可以上,一旦有问题能及时发现。

      陈红拒绝了,还说这是我们医生之间在相互维护。

      陈红不依不饶地跟着我回到了科室,这一次,护士长亲自接待了她。

      护士长证明我的确是从科室拿走了一袋液体,可是也无法证明就是给她用了,所以她这种找医院来要赔偿的行为是没有根据的,如果他们再这样毫无根据地宣扬医院使用过期药品,是要被追究责任的,到时候,可能赔偿得不到又惹了官司。

      对于护士长承认我从科室拿走药品的事情,我深感意外,这无疑是落人口实,如果陈红坚持把事情闹到院里,那么护士长刚才的行为无疑是火上浇油。

      护士长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

      听到护士长说惹官司,陈红夫妻俩对望了一眼,然后哭诉起来:“我是受害者,有权利为自己讨一个公道,难道扎了过期药品就这么过去了?谁能保证这过期药品日后不会引起我身体的病变?”

      说到激动处,陈红表示她也不怕事情闹大,就是要为自己讨个说法。我答应尽快给陈红筹钱,总算是先把她和张强安抚回家了。

      5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护士长通知我:护理部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让我去解释一下。

      我紧紧地拽着护士长的手,问我是不是要失业了。护士长说:“你可能会惹上官司,这你都不合计却担心失业,是不是问题想错方向了?”

      在外面私自进行护理操作出了差错可是会取消执业资格,到时候别说我失业,恐怕以后想从事护理工作都是不可能的。

      我向护士长摊牌,我是很担心陈红让我赔偿,但是我更担心这件事被医院知道后追究我的责任。

      只要能保住这份工作,陈红的赔偿能够减少一些,我还是愿意花这一笔钱的。

      主任开门见山问我事情的经过,当我说从医院拿走盐水的时候,主任皱起了眉头:“这么说,你是觉得医院该承担责任么?”

      ldquo;我只是需要医院给我证明我的盐水渠道没问题,没有使用非法药品,这样我才能和陈红解释和讨价还价。”我连忙解释。

      看我这个态度,主任的眉头松了一些。“现在这种纠纷,新闻也报了不少,医院很重视,所以不要给医院找麻烦,不然造成损失大家都不好看。”

      顿了一下,主人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你想办法赶快解决了,别再闹到院里,不然,这次医院合并,所有职工重新签合同,你可能就不用续签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可是20万,我哪里一下拿得出?

      晚上回家,丈夫告诉我,最近刚投了钱在做新的业务,如果我真的需要这笔钱,他可以撤出来。

      我知道他刚开始和朋友一起尝试创业,让他为了我放弃这个机会,我也不忍心,所以我决定还是从陈红突破,让她降低赔偿额度。

      几次商量以后,陈红仍然不肯松口,就是一次性20万,以后都不用我负责,是最低的底线。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我再次求助于护士长。

      我知道护士长人脉广办法多,我愿意拿一些钱,希望护士长可以帮我找一下能说得上话的人从中斡旋一下。

      护士长考虑了一会儿,没说帮忙也没说拒绝,只说她回家再商量。

      忐忑的等待了两天,护士长告诉我,她找了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协调过了,陈红也答应减少赔偿金额,具体多少,让我们自己商量。

      听到这些话,我真的是忍不住哭起来,缠绕我这么多天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解决办法。

      我迫不及待地约见了陈红,意外的是,他们夫妻的态度好了很多,还主动问我工作有没有受影响。

      最终,陈红提出了5万元的赔偿,听到这个数字,我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这个数字解决这样一个问题,我还是很知足的。

      第二天,在护士长和那位熟人的见证下,我用现金支付了这笔赔偿款。

      至此,噩梦终于解决了。

      护士长问我后悔做“网约”护士没有,我点点头,这件事是真的后悔。

      但对于拿出去的5万元我不后悔,因为它让我明白,无论何时,都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去做擦边球的事情,一旦发生意外,很可能是自己承受不了的结果。

      医院护理部对此进行了通报批评,扣除我本年度绩效考核分数,并且今年内不能评职称和优秀护士,这件事才算是彻底过去。

      现在,国家正在一线发达城市进行网约护士的试点运行,对于此类平台的管理也开始慢慢规范,而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再也不敢碰触政策红线,老老实实在医院上班。

      作者 | 卷卷 护士

      编辑 | 小徐  点击联系真故在线编辑

    相关热词搜索:网约女护士:赚50赔5万 护士赚50赔 手机签到日赚50元

    杉原杏璃【网约女护士:赚50赔5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