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娱乐星闻
  • 健康资讯
  • 社会观察
  • 情感亲情
  • 科技资讯
  • 体育资讯
  • 荒唐骗局的背后

    分类:健康资讯 时间:2019-10-29 本文已影响

    荒唐骗局的背后

      谎言?真相?谁又能看穿

      1。

      春日,多雨。

      午后的疗养院特别安静,阮雨桐靠在走廊一处,一遍遍刷着手机屏幕,从德国回来以后,肖宇就再也没有回复过她任何信息,人一旦绝情,似乎能斩断所有关联,阮雨桐有些失神,将邮件点开,关掉,再点开,再关掉,如此往复。

      就在她失神的片刻,哐当一声,手机落地,掉到远处的一个水坑,肩膀被人撞得生疼。

      她顾不得疼痛,惊呼着跑过去捡起手机,屏幕一片漆黑,这手机里有着她和肖宇最多的回忆,为何偏偏连这最后的念想都要被毁掉!

      “你有病啊!不看路。”她恼怒非常,对着撞她的人重重地吼了一声。

      2。

      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因为撞她的人,的确是个病人,身上还穿着疗养院的衣服。

      她在心疼手机的同时,那个女人正在捡拾洒落在地上的棒棒糖。嘴里念叨着:“清清最爱吃糖了,不能弄脏啊!”捡起一颗,用袖子擦干净才放进盒子。那紧张的模样,就像是在捡拾一地破碎的心。

      她也不忍心再斥责,弯下身子帮女人捡棒棒糖,虽然她内心极其想离开去维修手机,可眼前这个慌张的病人不能放着不管啊,出于实习生的责任感,她不能将其丢下。

      糖果盒子,在女人眼里就像稀世珍宝一样。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支:“荔枝味的,我家清清最爱吃,送你。”阮雨桐轻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是在为她的手机默哀。

      几分钟以后,值班护士才将女人带走,可是阮雨桐的手机,却彻彻底底坏了,再也无法开机,那一切的回忆都在掉落水坑的同时,变成了泡影。也罢,往昔终究是往昔,是回不去的曾经。

      3。

      有些重逢的发生,让人猝不及防,阮雨桐万万没想到会在疗养院重逢沈洵,而且他居然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就是她口中念叨着的清清。

      他一身女性装扮,脸部化着精致的淡妆,而且还穿了裙子,明明是一个帅气大男生却化成了女人模样,阮雨桐的第一想法是,难道他有异装癖!

      很快,这个想法就被否定了,他提着嗓子叫了女人一声:妈。而女人也愉快地回应他:“清清,你来啦。”看得出来,沈洵是为了迎合女人在做角色扮演,扮演女人口中的清清。

      沈洵出门的时候,她叫住了他:“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这世界真小。”

      沈洵回头,满脸讶异:“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凑巧前几天你妈刚撞坏我的手机,咱俩可真是有缘啊。”

      沈洵哪顾得上阮雨桐拉家常,他让她稍等片刻,一闪就没了人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男生扮相了,拉着阮雨桐到她妈看不见的区域:“糟糕,为什么每次见你都这么糟糕?”

      “刚才那装扮还挺美的,不用换也行。”

      只见沈洵的脸色迅速崩溃,沮丧地垂下脑袋,喃喃自语:“咱俩肯定八字犯冲。”

      4。

      第一次被阮雨桐撞见沈洵的狼狈,是在飞往德国的飞机上。

      当时沈洵坐在她隔壁,一上飞机唧唧喳喳地跟周边的人聊天,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折磨,况且还是十几个小时的国际航班,当时她就发了脾气:“能不能小点声。”

      沈洵瞥了她一眼,并没有搭理她,反倒越说越起劲了,阮雨桐又甩了一句:“待会儿有你好受的。”

      被呛了两次,沈洵也不乐意了,跟她对峙:“有你这么说话的人吗?真是不好商量。”

      阮雨桐拿过随身带的一本杂志,遮住脸,再也不搭理沈洵。

      迷迷糊糊中,阮雨桐被有人呕吐的声音吵醒,一看又是沈洵,她撞墙的心都有了,当时她真的就差把那本杂志往沈洵头上砸,而且更糟糕的是,因为沈洵呕吐声音的影响,周边的几个乘客也有了类似的反应。

      再看沈洵,整张脸都已经铁青了,虽说她对沈洵的印象并不好,但已经这般难受又不能不管,从包里拿出应急药物,劝他吃。

      “药可不能乱吃,万一吃出毛病了咋办。”已经虚脱了的沈洵并没有接受阮雨桐的好意,话刚说完,他又对着袋子呕吐,可是只剩下淅淅沥沥的清水。

      “吃了!别啰嗦。”阮雨桐的眉头越来越紧,实在想不通居然有男生这么婆婆妈妈,要不是出于仁义之心,她才不会奉献出手中这药片,十几块钱一颗。

      5。

      许是阮雨桐的气势太过强大,又或许是沈洵实在难忍受晕眩和呕吐,他在一番寻思后终于拿走了那个小药片,忐忑地吞服下。

      药片没那么快起效,阮雨桐拉过沈洵的手臂,他像是受了惊吓似的缩回去:“干嘛?”

      “又不非礼你。”对于这般懦弱和啰嗦的人,阮雨桐实在无力吐槽,但是为了耳边不再响起那糟心的声音,她再次拖过沈洵的手臂,在两个穴位上轻柔地按摩。

      所幸,经她一番折腾,沈洵的呕吐症状算是缓解了不少,阮雨桐终于能安心地继续闭目养神。可沈洵那厮似乎有耗不完的精力,明明刚才因为呕吐整个人都精神不振了,这才没多久又生龙活虎了。

      “你是医生吗?居然懂这么多,还随身备药。”

      “我叫沈洵,是喜剧演员,这次出国是去交流学习。”

      “你的名字呢?”

      ……

      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怎么觉得给予沈洵善意以后,回报的是无边无际的烦恼。实在忍无可忍,她再次低声咆哮:“别理我行吗?”

      6。

      也许是喜剧演员都爱唠嗑,他自言自语地说了很多自己的事,真正变得沉默是在飞机遭遇气流的时候,整个飞机有强烈颠簸感,机舱里的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糟糕的时刻过去。

      就算阮雨桐再淡定,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明知危险一定不会发生,但心里还是忐忑。

      忽然,手背一暖,是沈洵,他小声地说:“别怕。”即使他眼神里有着难掩的恐惧,但亦有笃定的安慰,能在这种时刻还惦记安慰别人的人,应该是个好人。

      在下飞机之前,沈洵再次提起交换联系方式的时候,她没再高冷拒绝,将微信号留给他。

      当时仅仅是不忍拒绝,真的没想过,茫茫人海,还会再次遇见。

      7。

      阮雨桐奔赴德国,只为见肖宇一面。可这一面见得极不开心,肖宇说学业比较繁忙,腾不出多少时间,在他公寓附近的咖啡馆匆匆度过了一个小时。

      陌生的国度,生疏的问候,他说的还是之前邮件与电话里一样的言辞:“咱们散了吧,我有可能不回去。”

      为了这次漂洋过海的挽留,她准备了很多挽留的话,可到了嘴边却都变成了叹息声,似乎多说一句就会让自己更加难堪,她望着肖宇:“一定要这么决绝?”她以为千里奔赴能打动他,哪怕一点点,可看起来所有的努力都变成徒然,

      肖宇点头:“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想爱就爱,想吃就吃,没有我也要一样开心。”

      没有你,怎么开心得起来呢。肖宇说得越多,她越难过,起身想要离开,却忽然听到他剧烈的咳嗽,看样子应该憋了好久,整张脸都变得通红。

      “怎么了?忽然这么咳嗽!”

      “最近课题有些重,熬夜熬多了,就成了这副鬼样子。”肖宇自嘲道,“真是对不起你不远千里来看我。”肖宇每一句话,都将阮雨桐推得远远的,似乎刻意要划出一条清楚的界限。

      “是不是发烧了?”她将手伸了过去,想探探他额头的温度,分毫之差,他闪躲开去。

      “我自己的身体,我会注意的。”他粲然一笑,却隐隐带着几分凄凉。

      8。

      界限划得这般明确,阮雨桐被硬生生地推到好远,她只得起身离开了咖啡馆。之前在屋子里一直忍着情绪没有爆发,可是出了屋子,她整个人都颓败了,蹲在街角猛捶自己的胸口,为何曾经亲密无间的感情到了最后,竟是这般狼狈。

      望着周边走过的一张张欧洲面孔,无助感一点点侵袭着她,甚至连走路都变得艰难。

      她小半生经历过很多挫败,受过很多伤害,但她都会悄悄躲起来舔舐伤口,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会被人撞见。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欧洲面孔,而不远处的那张东方面孔,自然显得分外突兀。

      是沈洵。

      “你是不是脚崴了。”他上前来扶住她,又担心阮雨桐不认识他,赶紧解释,“我是飞机上坐你旁边的那个,还记得吗?”

      阮雨桐没心思跟他说话,甩开他的手,一个人扶着墙壁往前走。沈洵跟上来:“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别跟着我了,再跟我就报警说你是跟踪狂。”阮雨桐喝止他要跟上来的举动,沈洵果然站住,只不过是距离远了些,还是照样跟在身后,人在情绪失控的时候最容易发生危险,沈洵打算护送她回酒店。

      而且他真的很想解释,他不是跟踪狂啊,他是看到阮雨桐刚发的微信,地址显示就在附近,抱着撞运的心态过来找她。没想到真碰上了。

      9。

      回到酒店后,阮雨桐打开微信,十来条都是沈洵的,没有一条是肖宇的,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大抵肖宇是铁了心要分手,居然连问她安全到达酒店的问候都没有。打开沈洵的微信,一条条蹦出来:我不是跟踪狂,我就是碰巧在附近;千万别误会啊,我真的是担心你才送你回酒店的……

      在德国的那些日子,她浑浑噩噩在酒店虚度光阴,是在离开之前,沈洵的盛情邀请又来,这次沈洵承诺不再聒噪得说个没完,阮雨桐才愿意跟他一起前往科隆大教堂参观。

      “你还记得那天我跟着你回酒店的事吗?居然还有一个人跟在我身后,我离开酒店了他还守在那。”

      阮雨桐愣了一下,沈洵说的那人,定是肖宇。可他不是要分手吗?为什么还默默护送她回酒店,闪过很多疑惑,她用劲地甩了甩脑袋,将不切实际的幻想甩出去。

      咖啡店那次试图挽回情感已颜面尽失,她不想再经历一次痛彻心扉。“可能是像你一样的跟踪狂吧。”她不想提起肖宇,把话题岔开。

      “我不是跟踪狂,我也不是变态。”解释数次无果后,沈洵颓然垂下脑袋,“就算是变态,我也是一个善良的变态。”

      噗,果然是喜剧演员,阮雨桐瞬间被逗笑。原本旅程还蛮愉快的,结果又出了狼狈情况。沈洵说要请阮雨桐吃饭,可是在结账的时候,才发现他皮包里全是一张张红色人民币,无法在餐厅消费,而且沈洵德语又烂,根本没法交流,僵持许久,最后阮雨桐结账才结束了尴尬情况。

      沈洵把几张人民币塞给阮雨桐,却被她无情地推了回来:“下次请姑娘吃饭,可别再出这种岔子了。”

      沈洵满脸羞红。

      10。

      晕机症,跟踪狂,异装癖……阮雨桐有时候觉得,沈洵也蛮适合住在疗养院的,可以把他当成教科书式的病例来分析以及治疗。沈洵对于阮雨桐的调侃非常生气:“发生那些状况都是有原因的,不能一概而论。”

      沈洵说,沈清是他妹妹,在十一岁那年离奇失踪,那一年,他妈妈的精神出了问题,清醒的时候能认得出沈洵,发病就到处寻找沈清,母亲的世界只剩下沈清,甚至都忘了自己有个孩子,叫沈洵。

      他刚开始也沮丧,可是又能如何,母亲是病人啊!后来沈洵弄来一顶假发,扮成姑娘模样。毕竟是兄妹,模样上还是有几分相似,他妈看着装扮后的沈洵,果然就安静下来。

      那时候,沈洵意识到,扮成妹妹模样,或许是能让母亲安定的方法,他这么一扮,就扮了十三年。也正是在他扮演的过程中,他为了让母亲开心,变着法地做出一些搞笑举动,渐渐地,他走上了喜剧演员这条路。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扮成女装也愈发不方便,但是为了母亲,他还要坚持下去。

      11。

      “万一她哪天忽然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被你蒙骗这么些年,你想过她的感受吗?”阮雨桐见过不少因为忽然知晓真相而彻底崩溃的患者,他们的绝望远比那些本身知晓自己身体情况的人要彻底得多。

      “至少,现在她的情况还不算糟糕,就这样吧。”沈洵何尝不想让母亲面对现实,毕竟他也想以自己的名义得到母爱,而不是沈清。可世间无奈的事情何其多,不是每一桩都有解决的。

      沈妈妈的状况越来越糟糕了,好几次都把几个陌生的年轻女生认成沈清,吓到了好几个人,院方也收到了不少投诉。说是沈妈妈再这么犯病,最好请他们住到专业的医院里去,下了逐客令。

      那阵子,沈洵忙得像陀螺一样,一方面他为了支付疗养院高额的费用不得不参加各种演出,但是母亲病情严重他又需要腾出时间来照顾母亲。就在他打算辞职的时候,阮雨桐提议帮他照顾一阵子,让他专心处理剧团的事。

      “可是我妈……”他踌躇许久,支支吾吾说,“脾气有点怪,可能会伤到你。”

      “她给了我一支荔枝味的棒棒糖,应该不怎么讨厌我。”她笑着拍了拍胳膊,“挺结实的,跟你妈对抗应该没问题。”

      看着阮雨桐微笑的脸庞,沈洵有点愣怔,虽说她毒舌依旧,冷酷如常,可是在那层冰雪外表覆盖下,是一颗温暖的心。所幸,在阮雨桐的帮助下沈妈妈还算稳定,院方没有再下逐客令。

      12。

      与沈洵的狼狈相比,阮雨桐太完美了。好几次他总开玩笑说,你都看过我那么多狼狈状况了,我都没见过你的。阮雨桐白了他一眼,没搭理。

      她不是没有缺点,只是掩藏得比较好,她对声音的恐惧,远远高于常人,不然她也不会选择疗养院那么偏僻的地方去实习。

      那天逛街,灯牌掉落的时候,发出一声刺耳的巨响。阮雨桐整个人都跳了起来,靠在墙壁气喘不止。那一整个下午她都心神不宁,总觉得耳畔有声音在回荡。她紧紧拽着沈洵的胳膊,嘴里喊的却是:“肖宇,我怕。”

      沈洵那时候才知道,阮雨桐的心里有两个缺口,一个是尖锐声音,一个是叫肖宇的男人。

      肖宇一定就是德国在酒店门口守着那个男人,伤她那么深,却在她心里还有那么深的痕迹,如果想要让阮雨桐走出那段感情,沈洵只能更加努力。

      她喜欢安静,他就陪着沉默。他在商场搜罗各种能隔绝噪音的耳塞,只要一到嘈杂环境,就主动捂住她的耳朵,他一点点用实际行动来靠近阮雨桐。

      面对变得沉默的沈洵,阮雨桐有点不习惯:“你怎么不说话啊?”

      “怕吵到你。”

      有时动听的情话,并不需要夹杂爱意浓烈的字眼,只是一句担心,一句问候,就足以撼动另一个人的心。

      阮雨桐的失恋阴影,在与沈洵的相处中化开了。曾经最排斥的声音恐惧,也有了些许改善。表面看起来一直是她给予沈洵和他妈帮助,其实她也从沈洵那吸收了不少热量,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大抵就是这样,互补有无,光影恒常。

      13。

      可是,总会有那么一两次小意外,搅乱原有的美好时光。

      沈妈妈的病是忽然爆发的,那天她跟一群病友在休息室看喜剧类节目,刚好有沈洵的演出,她小声地嘀咕了一声:“这小伙子跟我家清清长得挺像的。”

      “这就是你儿子!别你家清清了,你女儿从来都没来过疗养院,你儿子每次来见你还都装扮成小姑娘,儿子是真孝顺,清醒点吧,别把儿子也折腾进来住院了。”有个大妈心直口快,把事情给一锅端地说了。

      阮雨桐赶到的时候,沈妈妈的脸上已经被人抓出了好几道印子,她双眼血红,暴躁地喊道:“清清没有死,清清没有失踪,清清就在我身边。”不管护士们怎么劝,沈妈妈都无法平静,或许在她内心明确知道沈清已经不在身边了,但她又想否认这个事实,可是现如今别人又把事实血淋淋地剖给她看以后便无处逃遁,愈发暴躁。

      “阿姨,您如果真的想念女儿,只有好好把病养好了,出了医院才能找她。”阮雨桐用极其轻柔的语气说话,轻轻安抚沈妈妈的背,“清清肯定还在,她在某一个角落去等你找到她,可如果连你都放弃找她,她该有多孤独啊?”

      沈妈妈呆呆地盯着阮雨桐,她继续在沈妈妈耳边低语着,身边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刚才还暴跳如雷的人,瞬间安静下来,比镇静剂还管用。

      顺利劝服沈妈妈以后,阮雨桐的事迹在疗养院传播开来,医生前辈们都说这小丫头片子了不得,这么难搞的病人都 被阮雨桐给治住了。在别人讨教她秘籍的时候,她只说了四个字,将心比心。

      沈妈妈或许根本没有病,只是给自己造了一层枷锁,来责罚当时没有照顾好沈清的自己,偏偏,沈洵一家人都愿意陪她演这一出发疯的戏,于是一下子就演了十来年。越演越真,越演越疯。

      阮雨桐费尽心思照顾沈妈妈,可沈洵却不领情,觉得她多管闲事,甚至埋怨她将真相赤裸裸地剖给母亲看,虽然母亲的病情是稳定了,可这些日子除了默默流泪就是发呆,以前的她至少是会笑的。

      “是,我多管闲事,从飞机上第一次见你,就该让你吐完十几个小时,尝尝休克是什么滋味。”

      阮雨桐一句话堵了回去。此时,阮雨桐的手背上还贴着四张创口贴,都是那天在劝架中无意划伤的,可沈洵不仅不关怀她所受到的苦痛,反将她一片好心,扔进汪洋大海。

      心,真冷啊。

      14。

      后来沈洵来找她道歉很多次,可阮雨桐不想原谅,她没有那么宽容善良。在沈洵指责她多管闲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心凉了。

      然而让她彻底心凉的,是来自德国的消息,肖宇在圣诞节前夕,重病身亡。毫无预兆,像一颗重磅炸弹彻底炸毁了她的生活。

      她去德国之前,肖宇就已经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当时他说有可能回不去,是明确知道他不可能回国才会那样说,那次见面看到的憔悴模样,也并非熬夜赶论文所致。

      在病魔缠身的日子里,那已经是他能给阮雨桐看到最美好的模样。分手是他能给阮雨桐最珍贵的礼物,只有走出他们的感情,在得知他的死讯时候,她才不会那么难受。

      虚伪,虚幻,所有东西都是虚的。肖宇用自以为深爱的方式,来欺骗她;沈洵用自以为爱的方式陪着沈妈妈一起演戏……

      那么多以爱之名的善意谎言,到了最后,不都会有戳穿的一天吗?她宁愿从一开始面对的就是赤裸裸的真相,那样至少每一处伤痕都会有记忆,而不是最后从天而坠的沉重一击。

      15。

      曾经有一瞬,阮雨桐觉得要是能跟肖宇一同离开世界也不错。刺鼻的烟味涌入鼻息时,她惊醒过来,只听到楼上楼下奔跑的声音,再看向窗外,一片迷雾,也不知从哪飘来的气体,也许下一秒就会是火灾?还是爆炸?他们都在逃命吧?她站在迷雾里,一动不动。

      气味越来越浓厚,嘈杂的声音却越来越小,疗养院的人应该都跑光了,真好,安静的世界最好,她再次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再醒来的时候,意识非常模糊,只觉得整个身子晃晃悠悠被人抬着,耳朵似乎被人蒙住,再清醒一点,才看见那人是沈洵。

      看见她睁开眼睛,沈洵高兴叫道:“醒了,终于醒了。”

      因为要上救护车,沈洵护住她耳朵的手拿掉了,一声声尖锐的声音像一把把利刀似的穿刺她的耳朵,有警车的声音,消防车的声音,还有人们的尖叫声……心脏跟着急遽跳动,如她之前预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可她却没能如愿一梦不醒。

      痛苦还存在,悲伤还存在,一切都还在。

      沈洵紧紧握着她的手:“别怕,别怕。”

      16。

      疗养院附近的化工厂爆炸,虽然没有人员死亡,但附近因为吸进不

    荒唐骗局的背后

    明气体而昏厥的居民很多,医院里挤了不少人。但,或许也只有阮雨桐,是在明知道危险的情况下,不选择逃亡的。

      沈洵替她忙上忙下张罗,阮雨桐拉住他的衣袖:“阿姨还好吗?”自从跟沈洵闹矛盾以后,她很久都没有去过五号楼。

      “我妈逃得可快了,还叫醒了一楼层的人。”沈洵有些疑惑地问,“我妈说你还没出来,让我赶紧来救你,没想到你居然把门反锁了,我踹了好久。”

      阮雨桐侧过身子,心里生出一丝愧疚,像沈妈妈那样经历绝望的人都在努力求生,她却因为肖宇产生了极端的想法。

      沈洵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可是肖宇没了。”她第一次主动向沈洵提起肖宇,哭得像个傻子,她再也不想一个人独自承受悲伤。

      沈洵俯下身子,轻轻地给她一个拥抱:“如果你想,我再陪你去一趟德国。”陪你去缅怀他的一切,陪你一起去祭奠,然后深埋心底,重新生活。

      17。

      实习期结束,医院给阮雨桐举办的小型欢送会,医生和患者们聚了不少。

      沈妈妈递给阮雨桐一个手工零钱包:“洵儿说你喜欢小物件,我就自己缝了一个包,好久没做生疏了不少。”包里放着两支棒棒糖,一支是荔枝味,一支香橙味,而沈洵最爱的水果,就是香橙。而且,沈妈妈很自然地说了一声洵儿。

      拿着零钱包,阮雨桐原本就已经红透了的眼眶里泪水在拼命往外窜。她一点点见证着沈妈妈走出枷锁的过程,看着她一点点恢复,这大抵就是成为医生最大的满足感,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帮着患者一点点对抗病魔。

      阮雨桐也决定改变自己,之前是因为声音恐惧她才选择了最安静的疗养院,因为肖宇的死亡她才逃避想到死亡,可逃避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她决心走向喧闹的人群,走向新的生活,去遇见更多的美好,去实现肖宇最后对她的寄望,好好生活。

      离开疗养院后,阮雨桐和沈洵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业,虽然交集甚少,但也经常通电话保持联系,七夕的时候,沈洵说他有一场自己导演的搞笑剧要上演,邀请阮雨桐前去观看。

      “这是我第一次当导演,你一定要来。”他的声音分外急切。

      “可是……那天我好像在深圳,最近主任带着我全中国飞,等等我查下最近行程安排。”

      “噢,这样。”沈洵的声音明显弱了下去,“那算了,你忙吧。”

      18。

      阮雨桐当然不是真忙,她只是想给沈洵一个惊喜,因为之前每到节日,沈洵早早就把礼物准备好送给她,然而这次,她要将自己当成惊喜,出现在他面前。

      那日的首映,全场爆满,阮雨桐听到周围不少人在窃窃私语:“这演员以前特能唠嗑,但是后来貌似专门演默剧了,倒是比有台词的表演还生动,蛮好看的。”

      “卓别林那种默剧吗?现在快餐时代还有人挑战这种表演?”

      ……

      讨论声此起彼伏,阮雨桐坐在第七排的位置,不显眼也不隐蔽。

      让阮雨桐惊奇的是,剧目里的表演居然是他们相识的整个过程,那些酸甜苦辣的生活片段被搬上舞台,搞笑中带点心酸。特别是当男主穿着一身女装出场时,引来一阵爆笑。

      难怪沈洵说,这场演出她一定要来,因为说的都是他们的故事。

      19。

      是在谢幕致辞的时候,沈洵面对雷动的掌声,脸上却没有什么兴奋的表情,在一通官方感谢后,他有些失落地说:“这场演出本来有个特定的观众,可惜她没有到达现场。

      因为她讨厌喧闹和嘈杂,我才开始接触默剧,创作的这出剧目里的原型也来源于她,在接触她之后我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本来想表白的,看来没机会了,不知道以后哪天会再有勇气。”

      观众席里一阵叹息,这么浪漫的表白居然没有女主角。

      作为女主角的阮雨桐,脑子里乱成一堆乱麻,告白来得有些突兀,但不得不承认,她有心动,可若是错过此刻,这点小心动又会躲藏起来,不知道以后哪天才会再有勇气。

      “沈洵。”她竭尽全力喊出声音,舞台上的他稍稍一愣,转身,四目相对。

      她疾奔向舞台,而他也从舞台跳了下来,多幸运,这一生能为彼此勇敢一次。

      最美,便是思慕时,你就在眼前。

      推荐阅读往期热文

      豪门儿媳的分手拥抱【独爱大结局!!!】

      以命相拼的恶心情敌

      财迷心窍的姚太太想卖女儿

      你是我的药

      苏尘惜,就是个写字滴小奇葩,资深杂志撰稿人,有点执拗,最大愿望是写尽世间百态,有笔就能生花。

      公众号:苏尘惜(h)   

      【今天这篇故事,是苏苏最喜欢的故事之一,希望你也喜欢噢,超值放放送,记得右下角】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