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语文教案
  • 数学教案
  • 英语教案
  • 物理教案
  • 化学教案
  • 生物教案
  • 政治教案
  • 历史教案
  • 地理教案
  • 音乐教案
  • 体育教案
  • 科技教案
  • [独闯凶宅实录,-,《滁州案》连载最后一篇] 碎尸案的房子凶宅

    分类:地理教案 时间:2019-10-28 本文已影响

    独闯凶宅实录 - 《滁州案》连载最后一篇

      ? 点击阅读前文 01  02  03  04  05  06七、暗室辛弃疾目送四人消失在林中,走进了这座已经出了两次命案的凶宅。馆内一如昨日,只是周树卿的尸体已经被仵作运走,只留下一地狼藉而已。

      此处密林蔽日,馆内一片昏暗,辛弃疾感觉到一股森然寒意,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远处树林中忽然传出窣窣的声响,让他陡然一惊,随即想到可能是去找范如山的士卒已经折返,于是立刻冲了出去,却见馆外并无人迹,唯有秋风吹过,林中树叶沙沙作响而已。

      看来是林间的小兽。他想起此行的目的,于是紧了紧周身的衣裳,向通向长亭馆二楼的楼梯走去。这楼梯建在长亭馆一楼的最深处,周围也以木板隔开,宛似一个小阁子一般。在一楼的其他地方去看,并不能看到楼梯,是以这里显得格外阴森隐秘。越近楼梯,屋顶越低,到最后辛弃疾竟不得不略低下头。

      他的脚甫一踏上梯级,已经糟朽的楼梯就发出吱吱扭扭的响声,好像随时会断掉似的。他有了昨日的经验,于是慢慢地踩上去,一步步走到了贴了封条的木门上面。这里比下面更要漆黑得多,辛弃疾摸出火折子,点燃了之后凑到了门上的封条上。只见那上面写着:「清流县谨封 绍兴某某年十月」,字迹虽然模糊,但也依稀可辨。只是贴封条的时间因为年深岁久,已经剥落,无法认读。

      「绍兴年间……」 辛弃疾自言自语道。「绍兴三十一年金海陵王南侵,两国不再通好。那这封条定是贴于绍兴三十年或之前,而在和议的绍兴十一年之后了…… 算来也至少有十二年了。至于是十几,廿几还是三十年,就无从可考了。」

      他又看向门上的挂锁 —— 这是一个黄铜所制的大锁,上面已经绿锈斑驳。门和门框各有一个铜环,一条铁链贯穿而过,被这把铜锁锁住。他动手摇了摇,这锁虽然老旧,但却甚是结实,他来得甚急,忘了找个锁匠跟随,现在竟无法打开。要是再折回一趟,想必又要浪费半日工夫。

      他沉吟片刻,气屯丹田,力贯双臂,将铁链向外拉扯。辛弃疾自幼习武,颇知打熬气力的窍要,如今正值壮年,着实有拔山扛鼎之能。此时略施牛刀,铮的一响,铜环已经从门框脱落。辛弃疾只觉一阵不安,于是略定了定心神,推开了那扇少说已有十数年未曾开启的木门。只听 「吱扭」 声响,尘土木屑纷纷剥落,辛弃疾以袖掩鼻,迈进了暗室之内,掩上了身后的房门。

      火光微微映照之下,只见这屋内呈凹字形,正中的凹陷处便是门外楼梯。门框和房门冲向屋内一侧,略低于胸口处原本该各刳出一个凹槽。凹槽向上,用来搁置门闩。但此时遍视地上,只见门闩已不知所踪,门框上承放木闩的凹槽也已毁坏,有半截已不见了。辛弃疾思索后即恍然:这门多半曾经被撞开过,凹槽便是在那时被毁,若是里面出了人命案子,那门闩和撞断的那部分凹槽很可能都被当作证物被州衙收管。

      与门正好相对的,是一扇窗子,与门一样,都是一爿木板,没有镂空窗槅,显得颇为特异。窗子向左边开,右手边和门同样高度处,也刳出同样的凹槽用来摆放窗闩。只是门闩窗闩左右错开,门窗都从左向右开启。依稀能看到窗闩仍是十分完好,没有任何撞击损毁的痕迹。

      因为窗子紧闭,屋内十分昏暗,辛弃疾正想开窗,又怕自己破坏痕迹。他见屋子右手边靠窗一角有一张小几,上面有一盏颇为破旧的油灯,于是用火绒将灯点着了。

      屋内顿时亮了起来,他手拿油灯,在地上照去。只见小几的旁边,是一张四尺多宽的木床。小几的左手边,一把木椅翻倒在地,左手边靠近凹陷处,一张大小相似的几案和木椅也倒在地上,看来是出事之时有人在屋里曾经有过一场搏斗。然而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左手边屋子一角的地上,用朱红画出的一个大大的人形,俨然便是衙门仵作标记尸体位置的做法。而在人形的头部处,赫然是一滩早已干涸的血迹,因为时间久远,已呈暗黑色。

      「看来马参军所言不错,这里确实发生过命案。而死者多半便是当年的金国使者,否则其他人也并无独占整个二楼的资格,况且这官府封条和锁都极为正式,显然证明此案干系非浅。」

      辛弃疾正想得入神,突然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原来这屋里久无人居,尘霾满地,他一进来,身后留下了一串脚印,屋内的尘埃有如野马奔驰而过,腾起在他身周,难怪会呛得人难受。他见地上除了自己的足迹之外,再无其他痕迹,看来自己之前再无人曾踏足于此。

      他环顾四周,心中渐渐升起一丝不安 —— 这屋子不知怎的,竟似透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可他一时间也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而且这一路,他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他,可他几次试着猛地回头寻找,却总是一无所获。此时这种让他脊背发凉的感觉又出现了。他似乎听到了身后有一丝响动,蓦地浑身僵住,侧耳谛听,霎时间,浑身的血液好像都要结冰了。

      「吱 —— 格 ——」

      这并不是他的幻觉。而是真实的声音。

      他疾速转身,只见刚才被他随手关上的门,正慢慢地被推开。一个人影出现在阴翳之中。那人脸上和身上,都布满血污,有如鬼魅。

      —未完—本文摘自 豆瓣阅读作者 陈言 的作品《滁州案》今天停止在「豆瓣阅读」微信公众号上连载野鸟窥我醉,溪云留我眠。山花徒能笑,不解与我言惟有岩风来,吹我还醒然。」南宋孝宗年间,一座与金国对峙前线的小城中,发生了诡异的连续杀人案。随着案情的深入,当年隐藏在战争中的往事被逐渐揭开。且看知州辛弃疾将如何拨开重重迷雾,揭开密室之谜,又如何在权力斗争的漩涡里纵横捭阖,破解致命危局。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进行订阅或在豆瓣阅读APP中搜索「滁州案」阅读更多内容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