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克资源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语文教案
  • 数学教案
  • 英语教案
  • 物理教案
  • 化学教案
  • 生物教案
  • 政治教案
  • 历史教案
  • 地理教案
  • 音乐教案
  • 体育教案
  • 科技教案
  • 陈离江 [关于陈离的唯美语录]

    分类:地理教案 时间:2019-05-18 本文已影响

    关于陈离的唯美语录

      ●突然想起来很多家里的同辈孩子,十七八岁的年龄,他们自己的娃儿就已经会跌跌撞撞走路了。包括听你,听陈离说,好像我们周遭人的情况都差不多。

    真是一群英年早婚(育)的傻逼。

    以前我不爱任何人的时候我开玩笑和昭阳说,我要是会主动起了结婚的念头,肯定是我太想养狗了。

    昭阳:养只单身狗?

    我:对的。

    我不止一次说过,我要很爱很爱一个人才会替他生孩子。因为我讨厌孩子。不过很爱很爱一个人,我会对他的孩子很好。

    如果有孩子,最好是一男一女,陪他们玩,做他们铁磁儿。让男孩儿撒野,让女孩儿好好保护自己。一边教自家的猪拱别人白菜,一边保护自家的白菜。

      ●明明很困,但睡意全无。

    小胖更新了荒废了好几年的博客(我都忘记了世上还有那么古董的东西)

    她说她在学游泳(妈的,以前我老让她学,担心她淹死,她打死也不去),说夏天要有一件塞的进去的好看裙子。

    挺好的。

    不像我,又颓又饿,除了吃就吃,活成了大龄丧偶刻薄女青年的样子。

    陈离问我:平心而论你身边这群玩得好的男的你最喜欢哪个。

    我思考都不用思考:都不喜欢。

    她笑:本来打算你说哪个我就往死里黑,用全身心厌恶的。你说哪个都不喜欢,我就非常喜欢他们了。

    晃腿,全世界的男的我就喜欢峻哥哥一个

    关于陈离的唯美语录

      ●陈离:我是你的什么。

    我:万宝路。这样我就可以抽你了。

      ●玩沙画。反反复复。

    退化成了和汪思芹差不多年纪的幼孩。不想当大人。

    就像看到沙漠里耸起不明形状的庞大生物,在沙子下面快速危险爬行。我知道波涛暗涌。就像我目前的生活,还有陈离的、唐少爷的。

    但是我真的不在乎。什么利益不利益,钱不钱,局势的变化。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压根不在乎。觉得和屎一样。

    我只在乎特别琐碎的事情。
    我对陈离说。你要去医院做检查。少喝酒。
    我对唐少爷说。你要吃了饭再吃药。
    陈离问我说。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唐少爷说。你多休息。
    我幼稚地撒娇。
    陈离每天用美食刺激我。
    唐少爷依旧据理力争他其实很有幽默感。

    很平静又简单的对话。
    简单到无趣。

    但我觉得蛮奢侈的。

      ●我有两个名字,一个叫陈灿,一个叫王炫儿。

    叫我陈灿的人很多,叫我王炫儿的很少。叫我望萱的,天上地下糜雪慧一个。叫我美人宝贝的,碧落黄泉陈离仅一人。

    这就是名字美妙的地方。

    你也有两个名字。当初我认识你,你告诉了我比较少人唤你的那个名。我就刻了这个名字在心里,也只刻了这个。

    后来看到你周围的人用另外一个名字叫你,而且都那么叫你,我不习惯,也不喜欢那个名字。但我依旧喜欢我叫的这个名字。大众有大众的热闹,我不喜欢热闹。我就要站在孤零零的地方,我叫一声,在很多很多热闹的声音里,这一声清欢,你如果立刻能听到,那最好。

    如果听不到,也无所谓。有很多人陪你热闹。我可以自己玩。

      ●其实我真的没有不开心。嗯,准确说是既没有不开心,也没有在开心,目前就是这样。老天已经待我不薄,再奢求什么,就贪心了。

    如果说我现在还有什么非常想要“贪心”一下的,估计就剩下三个。

    一个,我希望你此生健康平顺,快快乐乐。估计最后四个字暂时有点困难,那我就把很大的希望倾注到了前面半句话上。

    另一个,我希望加彦能够有个家。他学历高,能力强,长得好,荷包满,人聪明、心地善良。可是瘸了一条腿,经常私下里被人说残废,然后没有喜欢的人,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他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第三个,我希望陈离快点儿好起来。有一段话,刘默闻说的,我经常拿出来宽慰自己,也希望能够宽慰你(没卵用,还挺疼,但是……很实在)。这句话是这样的:

      ●陈离不好。

    陈离在吃麻辣烫。在吃冰淇淋。还说要喝奶茶刺激我。

    不要。我生气。

    你对我不好。

    我会伤心。

    一伤心我他妈就不等你。

    气死你。

      ●每天都有一两种突发奇想特别想吃又不能吃的东西。

    陈离心血来潮时会特地买来代我吃。

      ●安个年道:“你子风什么需就水当后不五小十万学起?”

    “成时天走里啊。我和阿策成时天走里,你们难道不该送聘礼吗?”

    纪失出当后能夫天敌说得作得所当个年。

    安个年听得风中摇摆,“你……”

    “阿策,当后不只失出不如来这。”纪失出当后能夫天敌委屈有这下望一来袁傲策。

    安个年抱这下之向最过认道失一丝希望,也看一来袁傲策。

    袁傲策道:“卖了是就水有书房只失出过认的古董,绰绰有余。”

    安个年此刻的表情一点也他不安个年,完全是木个年。

    等袁傲策和纪失出当后能夫天敌上陈离开觉如久,粗壮大汉失出当后能小来这对然立道:“寨人我,刚失出当后能袁先生的样种,是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也他他你认带生听懂。”安个年斩钉截铁有这下说完,第就可带并来这有这下低喃道:“我他你认带生听懂是就水有说就水当后不把明尊书房只失出过认的古董卖掉当聘礼,迎娶纪失出当后能夫天敌…… ----酥油饼《朽木充栋汤》

      ●扬子要走,一群人聚一起送行
    离少爷姗姗来迟
    房间里静的要死
    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曾许诺过:陈离,我一辈子陪你。
    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在慢慢走开
    我坐在主位上,晃着酒杯:都挺好?那我先自罚三杯,也甭说我不给面子了。
    喝一杯酒,摔一个杯子
    这三杯酒喝得我挺难受的,有股子诀别的味道,哦,不是,是决裂。
    旭子还是先开口了:小离你……
    笑眼咪咪打断他:要么陈离,要么离少,要么离爷,要么在那些外号里你随意选。够哥们吧~你们也都是一样的。
    越来越爱笑了,越来越没心没肺了
    我知道现在的陈离挺吓人的。你们对她而言慢慢就其他人是一样的了。
    嗯,陈离死了
    恩……
    陈离活了

      ●记一个有趣的家伙

    在国内时我都经常因为昼夜不分而颠倒上午下午和星期几,出国便时间感知更加错乱。

    陈离私信我的时候我和糜正在教约瑟夫一家打麻将,鸡同鸭讲天昏地暗。好几个小时后我才看到她的消息,如她所说,那时候国内应该是凌晨三点多。

    她开口以一句“嘿,美人”的语感,以及结尾处油腻耍帅的一句“晚好”,在我心里树立了这是一个毛毛躁躁臭男人的印象。然后简单的在一百字内单刀直入介绍了对我的好感、自己的性格、性取向,以及时间地点。

    爽快人。不造作。

    这是第二印象。

      ●我一直好奇陈离哪来那么多情诗可以写。

    他妈的被打得和傻逼一样还能有心情看到点儿破梧桐叶子破花破草就可以拉拉杂杂写一大段有的没的。

    我就没这审美。我的思维都是哥特式的。

    今儿晚上散步看到一根从树枝间隙垂下来的断掉的电线(末端卷曲成了两个重叠在一块儿的圈)。我想到的是:这怎么那么像上吊的颈圈。

      ●昨天,一群同辈讨论我
    可惜我缩在角落里都听见了
    顺手抄起茶壶往那个说话最难听的堂姐头上丢过去了
    今天早上起来,正要吃饭呢。堂姐和她爷爷,一大群看热闹的来了,要个说法。
    慢条细理喝了一碗粥:哦?没打死你啊(冲堂姐)说法啊?你孙女值几个钱?你说,我买了。(冲她爷爷)没什么事都别在我这碍眼。
    她爷爷:陈离你无法无天了是吧!
    我:不好意思还真是。你要是能搞死我那就来试试啊。要是不能呢,就把你孙女留下,自己带着这群人滚远点。大过年的别让我亲自动手,伤了和气,你说是不是?
    她爷爷一拍桌子:你敢!
    把桌子掀翻,冲门口的警卫员:把门看住了,出去一个人,我找你算账。(冲她爷爷)今个要是让你完整出去了,我自个弄死自个。

      ●预测嫖客在中午到?
    看着一家子忙的手脚不够用
    那些女孩子打扮的花枝招展
    离少爷今天走帅气男友风
    陈永气的没保持住自己的形象,声音咬牙切齿:陈离你够了!回去换衣服!
    我:哦?怎么?那么多莺莺燕燕还不够啊?看来这嫖客给了不少好处啊.
    一群人脸都绿了
    一个管事的:陈离你把嘴放干净
    我:哟?进了青楼换了衣服欢天喜地接客了,你还想让我给你立块贞节牌坊?也甭那么看我,毕竟,要是这段时间我搞点事出来.你们谁能兜住?事后算账你敢真弄死弄残我?
    看他们吃瘪我就开心~~~

      ●下午短暂的睡眠里,梦见你站在我旁边问我新年有什么愿望。
    我很清楚地知道这是梦,因为你现在根本不在我身边。
    因为我一如既往地偷偷摸到你的手然后牵住,心里在想“你在我身边,我就已经没有了别的愿望。”

    好梦易碎也易醒。
    醒来还看到陈先生。
    看到我哭他就出去了,让我安静会儿。

    呆呆地坐了会儿。
    我想峻哥哥,结果峻哥哥不舒服去看病了,我好担心。
    看到陈离半个小时前的私信,告诉我她要闭关半个月。
    给小爱人打电话,她关机了。
    给花花打电话,无人接听。
    我走到二楼走廊,小心地叫:“加彦?”没有人回答。
    我又叫:“彦哥哥?”还是没有人回答。
    你们都不在。好孤单。掉眼泪。

      ●回老家的前一天晚上,我和蔡奇拍了一张照片。虽然我哭肿了眼睛,不过笑得很开心。

    前几天小爱人来陪我,我和她也拍了一张照片。虽然我重感冒带着口罩,不过依旧笑得很开心。

    今天我见到了杰子,我和他也拍了一张照片,虽然我心里突突地跳痛,不过我仍旧笑得很开心。

    以前总是很少留下和好朋友的合照,最近留得很多。他妈的你们死了手机里也必须也有个念想。

    最近真的好伤心哦~伤心得陈离明明说好了回陈家不带任何通讯工具,但还是每隔几天都过来瞅瞅我。结果我的状态一日不如一日。情绪一天比一天消极。

    她的问题从“他妈的你喜欢的是谁啊,我想搞死他”到后来变成了“妈的,我有刀,我有手,你把心给我,我替你把它剜除。”

      ●收手吧,这世界上求而不得的人那么多,还不是都得受着。其实一辈子挺一挺也就过去了。将来如果还能出来,再去看看她,看看她们,看看她们生活得幸不幸福,再问问你自己,可以原谅自己了吗?(白锦曦对陈离江)

    相关热词搜索:关于陈离的唯美语录 关于陈的唯美语录 陈末语录

    陈离江 [关于陈离的唯美语录] 相关文章